【黑子的籃球】相戀十年三十題20-30(黃火/赤青)

拖了三年我也真是ry

特別OOC,但是特別爽(欸

就說了是傻白甜。


20.公路旅行(黃火)

  積攢了一整年的休假一次請光,黃瀨正好要到北美工作,纏了經紀人整整兩個禮拜,終於獲得許可與男朋友出去玩耍。經紀人嫌棄地摀住他淚光閃閃的漂亮眼睛:「你家裡那位到底是怎麼每天和你這種黏膩的個性相處的?」

  黃瀨涼太嘿嘿一笑:「小火神從來沒真的嫌棄過我。」

  經紀人覺得自己說錯話,連忙讓黃瀨涼太趕緊收拾走人。黃瀨涼太與赤司征十郎和青峰大輝也有約,在對方的幫助下計畫了一次隨興的公路旅行,去接火神大我的機時,就開著一部租來的Buick。

  其實火神大我本來沒要黃瀨涼太特地到機...

【黑子的籃球】死水微瀾(赤綠)

姑娘說收到信了,我就放出來啦(欸

寫的那天正好是七月七日,權作綠間生日賀(欸欸


  從醫學院畢業的隔天,綠間真太郎到水族館買了一條紅色的鬥魚,有漂亮又囂張的鰭與鱗片,透過玻璃用滿不在乎的眼神看著經過或者駐足的每個人。

  其實他正處於暫時性的無業狀態,要說幸運物,一個陶瓷製的小魚吊飾會是個不錯的選擇,本不需要連著魚缸、小石頭、水草和飼料全都買,花了許多錢。

  回到家後他依照水族館店員的解釋,佈置了一個終究是侷限但還算舒適的家,接著將它擱在曬得到太陽的書桌一角,抬頭就能看見那倨傲的小傢伙。

  國中時也有一個人,抬眼看見你時微笑,轉身之間將你殺得片甲不留。看,魚兒懶洋洋游...

【黑子的籃球】鴻(赤實)

寫於2014.08.11,依舊是小段子系列。

感覺有想要表達什麼,可是好生硬ry

偏不修改了,就這樣吧(欸


  他手裡握著韁繩慢慢走著,初春的風徐徐吹來,很輕緩。

  「雪丸真的很聽小征的話呢。」

  赤司征十郎回頭,實瀏玲央輕撫著馬兒的鬃毛,他淡淡道:「雪丸的確沒有違抗過我。」

  然後他們走到了馴馬場的正中央,赤司征十郎走道雪丸身側把韁繩塞進實瀏玲央手中:「你可以試試看。」

  實瀏玲央抓著韁繩,難得地露出了有些侷促的表情:「但是牠好像還不是很能接受我呢。」

  赤司征十郎拍拍馬兒的背,逕自走開了。

  實瀏玲央緩緩吸了一口氣,雙腳輕夾馬腹,雪丸便開始向前...

【黑子的籃球】一個小小小段子(赤黑)

之前寫給 @格 的repo裡順手擼的,傻白甜,嘖,我還能寫出這樣的東西(深沉臉###

再重複一次。短。傻。白。甜。


  有一陣子黑子哲也的手指上貼滿了各種size的ok繃,幼稚園裡的孩子便會抓起他的手給老師呼呼,說這樣就不痛了。

  他拍拍孩子的頭,不痛。

  然後赤司征十郎生日時收到一組略嫌粗糙的將棋,刻痕凹凸,字體倒是端正工整。

  「哲也,你之前是不是拿我寫過的字帖來臨摹了?」


沒有了。不要懷疑,真的沒有了。

【黑子的籃球】拝啓01(赤實)

先來說點別的。

嗯,有些玩攝影的朋友來關注我實在有些令人費解。也許是我貢獻了許多的小紅心,但我本人是攝影的門外漢,也就看看大家拍的片子而已,如果想和我做朋友可以私信,但是來關注這個號實在不太建議。

以上,謝謝。


啊,爬牆出去總也能爬回來,爬來爬去……

寫於二零一四年八月二十四日,未修改(。

琢磨著寫完黃火和赤青的三十題後來寫這個,反正也是篇篇可斷,沒有後續也不太留懸念的那種,一樣悠閒地寫,悠閒地放出(欸

還是要為赤實貢獻一點orz

看我當時的風格多麼小清新傻白甜……


  一群人站在那棵大橡樹下,看著有些老態龍鍾...

【黑子的籃球】相戀十年三十題10-19(黃火/赤青)

01-09


10.你的手還是那麼冷(黃火)

  在攝氏三十度的艷陽下穿著高領毛衣或者在凜冽朔風中穿著短褲短袖拍攝不是什麼稀罕的事情。黃瀨涼太脫下羽絨衣之後搓搓手便擺好pose等著開拍。

  當然結束後總會有人上前來替他披上大衣再塞個一杯熱可可或者暖暖包到他手中,可是今天當攝影師喊出那一聲OK時卻來了個陌生的臉孔,說是今天他的助理家裡有急事必須請假,剛畢業的女大學生不知是被凍紅了臉還是天生就有蘋果般的雙頰,動作有些生澀僵硬地替他穿上衣服。

   「真是辛苦你了。」黃瀨涼太將手臂伸進袖子裡,臉上的微笑還是方才夏天的感覺,「這麼冷的天氣還出來打工,要注意保...

【黑子的籃球】桐皇黃青/桐皇黑青小段子

稍微改編一下身邊現充的真實故事→_→


  青峰大輝的頭枕在黑子哲也的大腿上,一旁衛生股長還催促著班上同學快打掃。

  「青峰君,我要打掃了,請你起來。」

  青峰大輝將原本瞇著的眼睛睜開一隻道:「起不來。」

  黑子哲也一雙平淡的眼望向隔了兩個座位的黃瀨涼太:「報告黃瀨君,青峰君說他起不來。」

  黃瀨涼太抬起眼來,還是那樣一閃一閃亮晶晶:「小黑子你等我一下下。」

  然後他收拾了好東西從座位上跑過來,拉著青峰大輝的手,青峰大輝才想揮開,那人卻就這麼趴在了他身上。

  「黃瀨你幹什麼?」青峰大輝是徹底醒了。

  黃瀨涼太蹭了蹭他的臉:「小青峰如果不起來的話小黑子會被我們壓扁...

【黑子的籃球】相戀十年三十題01-09(黃火/赤青)

個把月前寫了前八題,今天整理了一下,補上第九題,乾脆丟上來,一樣慢慢寫(欸

傻白甜,本來想寫鬼畜攻的,但想想太對不起這三十題所以還是傻白甜。


1.習慣性吻別(黃火)

  「小火神你是不是忘了什麼?」

  火神大我撓撓頭,又望了望四周確定沒有人在注意自己這邊時才快速親了黃瀨涼太的嘴角一下,可那人的速度總是更快,才一瞬間呢,他的頭就被按住了。

  親吻結束後黃瀨涼太滿意地看著火神大我紅透了的臉道:「其實比起吻別我更喜歡見面時你給我的吻,因為那時候的小火神更熱情。」

  「好啦,你不是要登機了嗎?還不快去!」火神大我連耳尖都紅了。


2.壓...

【黑子的籃球】Too Much Happiness

只是想抓個手感,慢慢寫,結果一心多用,邊聽著歌邊寫,斷斷續續,文風穿越得自己都不敢看www

還因為寫得慢所以中間又多想了些有的沒的。的確標題借了Alice Munro的書,老實說我也只看過《Dimension》這一篇,在寫的時候不停想到這個故事,我用了個深沉的標題,本來也想把故事寫得更沉重一點的,但後來想想這句話有兩種不同的翻譯,一說太多幸福,另說幸福過了頭。兩種有不同的味道,我咀嚼過後選了那個自己喜歡的,故事還是照著原來的風格寫。

另外我自己覺得黑火黑都好,不過自己私心還是只tag黑火算了XD


  車裡開著冷氣,但火神大...

【黑子的籃球】兩個小段子(青火)

算是隨筆,第一次玩第二人稱視角,敘述者有病。

聽說很甜,聽說很歐派。


病毒


  噢,別,求你了,別再靠近了。

  好吧也許你早已習慣被汗水沾濕的T-shirt黏膩地貼在身上,可以渾不在意,但那是一個人的。

  又也許他的皮膚實在太黑,你壓根兒沒注意到他臉紅了,並且你們才結束激烈的one on one,心跳快些很正常。

  等等,你怎麼可以說這種話呢?

  他身體十分健康,絕對沒有生病。嗯‥…你當然不是一種病毒,對吧?


告白


  哎你怎麼能這樣就跑了呢?

  好好好,你先緩緩,喘一口氣。噓,他要過來了。喊你名字呢。

  安靜地不要動……噢,你...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