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擁抱(禮尊)

寫於2014.05.22

小段子。

那個時候的我到底在想什麼,想不開(。

反正是狂熱期的癡態(。


  他的腳趾彎曲了起來,卻又在黏膩的空氣中微微顫抖著。

  汗水沿著宗像禮司的臉頰滑落,最後由他尖削的下巴滴落在周防尊的胸口,大水珠碰撞到肌肉,迸裂成無數的小水珠四散。

  周防體溫高得嚇人,宗像卻愈靠愈近,手掌緊貼著手掌、十指交扣,情慾蒸騰著,卻又於瘋狂的臨界點陡然恢復理智。宣洩過後的兩人兀自喘息,紫色與金色竟仍糾纏不休,把誰先將呼吸平復了當作一場鬥爭。

  此時兩人的手還緊緊牽著,修長、骨節分明,握得太用力會磕疼了自己。

  宗像在周防身側躺下,乾脆把自己的右臂...

【K】螢-下(All尊/主美尊、禮尊/尊哥0813生日快樂)


  十二歲的他當然知道那是什麼東西,從小時候開始就看過無數大兵抽菸嚼檳榔了,只是他不曾見過周防尊抽菸,此前也沒有想過。

  細長的煙捲被夾在那人的手指間,漸漸地愈來愈短,只剩下一小截菸頭時便被捻熄在地上。美咲看得目不轉睛,宗像禮司卻說話了:「你還不可以喔。」

  美咲下意識地撇過頭去:「我才沒有想要抽菸。」

  宗像禮司笑:「呵,真是好孩子。」

  美咲想回嘴,可又不知道能說些什麼,只好再看向周防尊。那人卻只是撣撣身上的菸灰,歪過頭去眼睛閉上,就這麼打起盹來。

  對於他這樣的行為美咲倒是習慣了,宗像禮司卻不由得感到好笑。

  第二件事情則是於宗像禮司與他們分...

【K】螢-上(All尊/主美尊、禮尊/尊哥0813生日快樂)

雷點如下:因為我想要HE所以是架空,八田美咲是自帶癡漢屬性的憂鬱騷年,尊哥會和室長發生關係。


  夏天總是這樣,上一秒還悶熱非常,下一秒就降下瓢潑大雨,甚至伴著震耳欲聾的驚雷。

  八田美咲看著慌忙避走的行人,深吸一口氣,然後衝進茫茫雨霧中。

  他跑過兩個商業地帶的街區,拐進一條較小的路,卻根本沒管號誌燈是什麼顏色,差點就要被一輛轎車撞上。可八田美咲還是跑,儘管他全身都濕透了。

  最後他幾乎是用撞的開了HOMRA酒吧的門,草薙出雲接過他遞來的塑膠袋:「快去換衣服,拜託不要有第二個人和尊一樣。」

  現在店裡不營業,八田美咲就直接把上衣脫了,打著赤膊道:「草薙哥,能...

【K】人小鬼大(禮尊)

  此刻的幼稚園前面只剩下一大一小兩個身影。 

  年輕的女老師搓著手,心裡有些怨懟,周防小朋友的家長怎麼每天都這麼晚來,也不想想孩子沒有回家連帶的老師也不能回家,當初只是喜歡小朋友所以進入幼教界,誰想得到還得平白吃這麼多冤枉苦。

  想是這樣想,每次周防小朋友的家長來時她還是笑臉盈盈的。

  原因無他,對方看起來就是個高富帥,要她這隻每天在基層默默為社會付出、卻總覺得自己拿到的回報很少的小麻雀不動心實在有點兒難度。

  藍色的轎車停在大門前,宗像禮司下了車,朝兩人走來。

  「宗像先生,我有件重要的事情必須和您談一談。」老師迎上前道。

  宗像推了下眼鏡:「請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