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創】道路

六月底寫得有點小匆忙,現在看覺得怎麼可以這麼……蘇……

每次我寫一個心結,寫完之後它就成了一個漂亮的心結(???


  邻近暑假,学生们都得绷紧了皮准备期末考,陈蓓坐在办公室里,准备一个师范大学举办的研讨会所需的材料。她不是个追求学生成绩的老师,每年都变着法子教学生,期待能够教出学习着形成自己思想的学生,甚至能与她对话的。

  可是国中生们的年纪毕竟是小了点,她或许能在几百名教过的学生当中看出其中几个的端倪,却总得在他们成熟之前便将这些孩子送出校门。记挂当然是有的,都是曾经那么推心置腹地照顾着的学生,怎么可能不记得。只是能够回来看看她,与她聊聊天的孩子就又更少了。

  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