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彌生06(猿尊同居三十題26-30)

挑釁Lofter失敗……

在滿三年的今天重發XD

總之謝謝每一位留過評論、點過紅心藍手、看過這個故事的姑娘們以及非姑娘們(嗯?

謝謝謝謝!謝謝你們!





26.無傷大雅的打打鬧鬧

  即使卸去了赤王的身分,周防尊的體溫依舊偏高,在蚊子肆虐的夏天裡若不開冷氣總不得安眠。那夜他只覺得耳邊有嗡嗡聲徘徊不去,輾轉反側不勝其擾,閉著眼睛、皺著眉頭反手一掌——當然不會是要賞自己耳光,他朝著枕頭的方向使勁拍下,便聽得一聲低低的哀號。

  同在一張床上,伏見猿比古也不可能睡好,正在一片漆黑的環境中探頭過來看周防尊的情況,一擊必殺,正中要害。正好夏天夜裡睡不著火氣正大,他一隻手摀著臉,一隻手狠狠拍向周防尊的胸。

  「唔。」周防尊終於睜開眼睛,看向摀著臉坐在床上的伏見猿比古,「你做什麼?」說完拉住對方手臂,一拽,伏見猿比古便滾倒在床上。

  嘖。伏見猿比古情急之下揪住了周防尊的衣領,嗤地一聲,那件被繃得緊緊的T恤登時碎作布條,兩人同時愣了一下,伏見猿比古咳了一聲:「尊先生為什麼還不睡覺?」

  「蚊子。」周防尊道。

  伏見猿比古一噎,又嘖了一聲,摸出自己的眼鏡戴上:「算了,開冷氣吧。」

 

 

27.穿錯衣服

  前一天晚上加班得太晚,伏見猿比古回到家的時候周防尊已經睡下,它快速地洗了個澡,穿上輕便的居家服也爬上床。

  第二天不是休假,他睡前也就沒把窗簾拉起來,早晨的陽光有助於抵抗賴床的欲望,然而當他關掉鬧鐘的時候,就著大亮的天光,竟看見周防尊身上穿了一件緊繃繃得不像話的T恤,被子被他踢到了床尾,胸肌啊腹肌啊甚至因為衣服太短而露出了一小截的人魚線。

  伏見猿比古嘖了一聲,坐在床上摀住了臉。三秒鐘後他推醒了周防尊:「尊先生,我不是說過不要再穿我的衣服了嗎?」

  「嗯?」周防尊懶懶地發出一聲鼻音,連眼睛都不肯睜開,「穿了就穿了。」

  伏見猿比古再次摀住臉:「可是給你穿過一次的衣服我就不能穿了啊。」

  周防尊將衣服下襬捲到胸口:「那還給你。」

  「不需要了,它現在已經不屬於我了。」伏見猿比古忍不住趴回床上,悶悶地聲音傳出來,「倒是尊先生你真的應該按照我給的時間表洗衣服,就只是把衣服丟進洗衣機、放洗衣精,再按按鈕的程序而已。」

  周防尊沒有應聲,呼吸平緩悠長,大概是又睡過去了。伏見猿比古抬起頭,默默地將被那個人搓到胸口的衣服拉好。

 

 

28.一方受輕傷

  好好一個休假日,睡在身邊的人卻從床上掉了下去。

  伏見猿比古十分不情願地睜開眼睛,一片朦朧中看見周防尊爬回床上,便翻了個身,繼續補眠。卻不想十點半醒來的時候竟發現枕頭上斑斑點點的紅。

  他連忙摸起眼鏡就戴上,也管不了上頭有沒有指紋了,在並不是很好的視野當中,周防尊依舊睡得很沉。他嘖了一聲,湊上前看得更加仔細。

  這個姿勢像極了溫柔又甜膩的早安吻,伏見猿比古幾乎能呼吸到周防尊的呼吸,然後他皺起眉頭來,血腥味?嘖。

  「尊先生……」他一隻手摀著臉一隻手從床頭櫃上抽出衛生紙來,「你早上流鼻血了你知道嗎?」

 

 

0.彌生

  他們的家裡並不懸掛日曆,於是直到在Homra吧看見草薙出雲撕下一張可供計算的廢紙時,伏見猿比古才猛然察覺,算算時間,三年過去,美咲已經找到生命的出路,就連新的赤王安娜也開始上學了。

  倒是他這個公務員,與身旁這個正在喝酒的大齡宅男啊,竟然好像被留在了原地。他皺起眉頭,僵硬地對站在吧檯後面的人說:「草薙出雲先生,我要一杯酒。」

  被點名的人側過頭來看他,笑著問:「哦,你想要什麼樣的酒呢?」

  「……隨便。」其實伏見猿比古竟還真說不出幾種酒類的名字。

  草薙出雲嘀咕著傷腦筋呢,周防尊便將手中的杯子放下,往伏見猿比古的方向推。今天他的頭髮沒有抓好,幾縷落在了前額,金色的眼睛在酒吧柔和的光線下依舊明亮熱烈得要燙傷人,最可惡的是竟然挑起一邊的嘴角看著不諳酒類的小公務員:「給你。」

  「為什麼?」伏見猿比古有些莫名其妙。草薙出雲手上拿著一個空杯,饒有興致地看著他們的方向。

  周防尊反而用一種更加莫名其妙地表情看著他:「你想喝。」

  伏見猿比古嘖了一聲:「可這是你的酒。」

  杯中的酒是比他的眼睛更溫柔一些的琥珀顏色,周防尊回答:「這有什麼關係嗎?」

  ……嘖。好像還真沒什麼關係。他從來不喝別人杯子裡的東西(除了少年時期與八田美咲同甘苦共患難的克難青春),可這是周防尊的酒。說來美咲不在,便無人會憤怒地指摘他對於尊哥的不尊敬。

  可是他們已經同居了三年,該碰的早就碰過,不該逾越的界線也已面目全非。伏見猿比古端起周防尊推過來的杯子,周防尊竟然開始單手支著下巴,用那種最討厭的慵懶姿勢看著,恰此時草薙出雲給了他一杯粉紅色的氣泡酒。

  「嘛,請慢用啊,小猴子。」酒吧老闆給他一個祝福的笑容……個鬼,墨鏡後面的眼睛啊,不要眨得太用力。

  伏見猿比古將杯壁上掛著水珠的粉紅色氣泡酒塞進周防尊手中,重新握住原來那杯琥珀色的烈酒,手腕微轉,高腳杯傾斜,「噹」地一聲,兩個杯子輕脆地碰到一塊兒,然後他仰頭喝下那杯烈酒。

  同居三年,他已經不當初那個忽然失而復得卻不知所措的半大少年。

  周防尊呵了一聲:「有進步嘛,伏見。」

  草薙出雲忽然將酒吧內的燈光調暗了,放起名為調情的音樂。氣泡酒太甜,周防尊喝的酒太烈。

 

 

29.意外的求婚

  (前任)黑道老大的特質不就是「老子有錢」與「不要問,你會怕」嘛。在伏見猿比古耐心地教導了十五個月之後,周防尊終於會正確並快速地使用轉帳系統繳交家裡的水費電費。

  說來他就從來沒擔心過自己的帳戶裡轉不出錢來。

  那天伏見猿比古下班之後將自己的存摺拿給周防尊,儼然像是將薪水交給妻子管理的苦逼上班族,雖則日常吃穿用度已不分彼此,錢夠用即可,周防尊反正也根本懶得分。他忽然就沒頭沒腦地開起玩笑:「這樣的話,天天在家等我的尊先生可要好好保管這本小冊子啊。」

  嘖,聽起來肉麻得過分了。

  可是周防尊接過他的存摺,卻仍舊伸出一隻手來,伏見猿比古瞪著那隻手許久才發出一聲鼻音表示疑惑,周防尊將手縮回:「聽你這樣說,我還以為你準備了戒指。」

  ……沒有什麼能比直球更具殺傷力了!嘖。伏見猿比古竟然紅了臉,咳了兩聲:「如果……尊先生想要,明天再去買。」



第30題請走Pixnet或者Pixiv或者圖片版

不過就是R15嘛,哼唧唧!

 

 

 

 

END

 

寫了三年,每次在寫的時候都覺得有很多想說的話,然而總在這種時候說不出一個字來orz

大概是三年前,從霹靂圈淡出的時候開始寫,寫到現在,又回了霹靂圈才寫完。有人寫三十題這麼磨嘰的嗎……

再寫三十題我就是找死(摀著臉打開存梗的資料夾(欸

不過又想三年前寫的和現在寫的肯定不同,心境肯定也不同,忽然也有了還好沒太快寫完的謎之自豪感(好不要臉!

〈彌生〉本來都是用手稿先寫的小段子,才歸成電子檔,結果小本子寫滿了我也沒平坑ry

這個小伏見,最後終於好像(?)攻起來了(艸

寫到中間都不知道自己是在寫尊猿還是猿尊了orz直到最後一題,才有:嗯,是猿尊呢←的感覺嘿嘿嘿嘿嘿

那個最後一題啊,意思到就好了(甩完就跑!


评论 ( 5 )
热度 ( 1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