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彌生05(猿尊同居三十題21-25)

越來越不知道自己在寫什麼ry

那個,第25題,尊哥沒醉,就是小猴子他,嗯(怎樣?

Lofter沒有靠右功能,日期不打了,反正也不重要。

……法克忘記說了orz第二十二題大概有一丟丟的一丟丟的一丟丟的禮出/出禮,一個,呃,惡作劇啦,個人覺得無差,根本看不出來ry





0.彌生

  究竟是誰如此浪漫又閒著沒事幹,一年十二個月都安了一種情人節,伏見猿比古猝不及防被私人終端裡的閃光大報帳瞎了眼後嘖了一聲。生活難道就是每天談戀愛?

  情侶們對著鏡頭地笑臉快樂又傻氣,他們擁抱,對彼此推心置腹,有種互相交付靈與肉的架勢。

  真是大膽的可以。

  他關閉了終端的畫面,兩秒後又刷亮,將訊息傳送過來的號碼似曾相識。內容簡單明瞭,人事時地物:吠舞羅、聖誕party、12月24日晚上10點、Homra酒吧、自備交換禮物。

  嘖,伏見猿比古直接把終端扔在一邊,幾歲了?

  那天難得沒有加班,伏見猿比古關上電腦,就見到收拾好東西的弁財酉次郎向他招手:「伏見先生,我想你也知道了這個令人愉快的消息。」

  「什麼?」伏見猿比古背上包,真要說愉快,加班與紅豆泥都消滅吧。

  弁財酉次郎忽然看向門邊,那裏至少有三片青色的衣角:「是這樣的,剛剛道明寺發現排班表上除了當職的榎本,每個人在平安夜當天都有空,我們計畫辦一個party。」

  伏見點頭:「你們邀請室長與副長了嗎?」

  弁財酉次郎愣了愣:「還沒……」

  「我考慮。」伏見猿比古從他身邊走過,而不到一分鐘之後,宗像禮司便從室長室來到大廳。沒有什麼事是他不能或者不應該參與的。

  伏見猿比古回到公寓裡,周防尊使用瓦斯爐的技術又更上一層樓,草薙出雲也曾三顧茅廬,一個好的廚子怎麼可以如此埋沒?

  有人吃即稱不上埋沒。

  他們的晚餐慣常大魚大肉,冰箱裡倒都放著些咖啡或者草莓牛奶,冷凍庫裡還有Häagen-Dazs冰淇淋。沒有蔬菜、沒有水果,草薙出雲來作過一次客之後總避開用餐時間,卻也大方地拎上一瓶紅酒按門鈴。那兩個人啊,簡直像失格的浪蕩貴族。

  今天的餐桌上擺著兩個玻璃杯,裡頭的葡萄汁幾乎以假亂真。不過果汁會甜,酒會苦。

  玻璃杯下壓著一張卡片,被沿著杯壁流下的水滴洇濕,伏見猿比古將之抽出的時候扯破了一角。紅色的卡片,嘖,吠舞羅就是吠舞羅。

  一個聖誕party的邀請。他那天倒是放假,但閒情逸致只樂於待在自己的世界。

  小公務員抬眼看了看大宅男,對方皺著眉頭喝著果汁,盤子裡的雞肉已經少了一半。這張卡片當然不會是周防尊放的,果汁大概也不是他買的。

  今年倒是個暖冬,他們吃完晚餐,伏見猿比古洗了碗、洗澡、開了電腦又關,直到爬上床,他擁著被子,與周防尊之間隔著一個手掌的距離。

  聖誕節很快來到,屯所裡不知道是誰出的主意,大廳裡擺上一顆花花綠綠的聖誕樹,而宗像禮司竟也沉默著許可。

  平安夜即將下班,伏見猿比古才驚覺自己的天真。室長不做(至少在他自己認為)沒有意義的事,聖誕樹下的盒子裡裝的可都不是保麗龍。

  「伏見君,我們需要你的禮物。」宗像禮司站得筆直,雙手背於腰後,標準的發號施令姿勢。

  伏見猿比古連咋舌的心情都沒有了,他兩手空空,回家後大概是吃泡麵。

  但此時他一個人是走不出屯所大門的。最後伏見猿比古從外套口袋裡摸出一張遊戲點數卡,權作聖誕禮物(後來被布施大輝抽到)。

  Scepter4在屯所內吃起了壽喜燒,又說些無關痛癢的話,葷素不忌。結束時伏見猿比古得到了兩張電影票,回家時已是深夜,他沒有心情也沒有胃口再泡泡麵。

  打開家門後裡面是暗的,卻傳出一股香噴噴的油膩氣味。他開了玄關的燈,看見周防尊歪歪扭扭睡在沙發上,桌上放著已經冷掉的披薩,義大利麵和炸雞、啤酒在他們的冰箱裡。

  伏見猿比古抬起袖口聞了聞,壽喜燒的味道直衝鼻腔,晚餐吃得太飽,他皺起眉頭,壓下想打嗝的感覺,把自胃裡衝上的一股溫熱的酸流堵在喉嚨口。周防尊睜開眼睛看他,懶洋洋打了個哈欠又打了個嗝。

  於是伏見猿比古嘖了響亮的一聲,脫下靴子連同一旁被亂丟的兩隻皮鞋擺放好:「我以為尊……先生你今晚要待在Homra酒吧。」

  周防尊又打了個哈欠,糟糕,他到底喝了多少酒?玄關的燈暖黃色,小小一顆鹵素燈泡,不足以照亮整個客廳。

  「沒有床位。」周防尊還是睡著時的姿勢,短袖T-shirt捲到腰部之上,屋裡沒開暖氣,他都不怕感冒。

  伏見猿比古把門關好上鎖,終於按開白色的頂燈,周防尊瞇起眼睛,伏見猿比古耷拉著眼,拖著腳步回房間取衣服洗澡,走進浴室才關上門,一個黑影就緩緩逼近。

  浴室的門再次被打開,周防尊跨過門檻,手放在腰間的動作看起來像要脫褲子。伏見猿比古的表情有些扭曲:「尊先生,我要洗澡。」

  「啊。」周防尊的動作不停,伏見猿比古在角落盯著他(此時他自己也把襯衫的扣子解開了四個),直到周防尊脫得精光。他忽然反應過來,趕在周防尊轉開蓮蓬頭之前把自己也剝光,衣物極其散亂地扔到浴室另一側,看起來急不可耐。

  後來他在浴室裡摟住了周防尊的腰,頭上的蓮蓬頭也沒有關,熱水澆下來,淋了滿頭滿臉,他幾乎睜不開眼睛,還得張開嘴巴才能在淋漓熱水與氤氳霧氣中呼吸。

  最後沒有吐出來真是奇蹟。兩人濕漉漉地從浴室出來,頂著毛巾撲到床上。

  大概他真的不太適合喝酒,明明只安靜地躺在床墊上,但伏見猿比古的心跳卻在加速。又也許可以怪罪那些問題兒童灌他灌得太兇,他盯著周防尊的臉,薄薄的眼皮下有一雙金色的眼睛,它們隨時可能被掀開,視線相交的一瞬間足以使靈魂融化。

  可是周防尊睡著時總是那樣安靜,伏見猿比古幾乎沒有聽過他打呼。

  等心跳稍微平靜,伏見猿比古才迷糊睡去,第二天早上醒來頭不痛,只覺得渾身酥軟,動都不想動。鬧鐘過了足有三、四分鐘才響起,周防尊倒是全然不受影響。

  好在天氣夠冷,那些帶著油膩香氣的食物並未酸臭腐敗,也沒有招來任何的蒼蠅。伏見猿比古就著冷冰冰的自來水洗漱完,彎腰抱起裝著披薩的大紙盒,打算把它放到微波爐裡烤熱了當早餐。等到食物熱了,他把披薩從盒子上拔下來,才發現餅皮下面黏了一張卡片。

  還是紅色,還是吠舞羅,這次竟然邀請他去新年參拜。他把卡片隨手擱在桌上,吃完早餐後莫名其妙拿走冰箱裡最後一盒草莓牛奶。

  草莓牛奶很甜,他在打開紙盒就嘴喝了一口之後,忍不住把道明寺安迪早餐紅茶附上的吸管拿來。實在是太甜。

  最近日子太平,一鬆懈就容易慵懶,宗像禮司仍是把筆直鋒利的劍,伏見猿比古的本質卻是個小宅男。警察等職業依特殊需求,新年不放假。虔誠的人只好在心裡默禱風調雨順、國泰民安。

  然而這年頭,有信仰也不能保證平安。

  一年的最後一天逮捕了六名權外者是要衝什麼業績?伏見猿比古坐在車上,監視器畫面裡的人們於劫難後相擁而泣。當天他下班得晚,周防尊趴在餐桌上睡覺,桌上兩塊羊肋排,他打開冰箱,草莓牛奶竟又補上了。

  元月一號平安無事,伏見猿比古走在回家路上,一群人熱熱鬧鬧從他的下一個街口走過,被簇擁著人轉頭望向他,眼神和看一個十六歲的小宅男無異。

  伏見猿比古停下腳步,穿著紅色和服,將頭髮綰起的櫛名安娜朝他揮手,鬆開周防尊的手朝他走來,又小又白的雙手奉上一枚御守,健康平安。

  連八田美咲都安靜得像是一夜老了十五歲。

  「沒有人會希望猿比古受傷。」櫛名安娜依舊高抬著她的手。

  伏見猿比古在草薙出雲或者八田美咲開口前伸出插在口袋裡的手,拿過御守。

  真是個識相(來自八田美咲)的好孩子(來自草薙出雲)。

  周防尊不知道什麼時候出離了人群,愈走愈遠。吠舞羅的人已經不喊口號,也不說再見,只衝著那道背影揮手,轉向前往Homra酒吧的道路前進。同一條路,方向一百八十度。

  冬天天黑得早,周防尊走入一盞路燈的亮區,影子拖得長長。伏見猿比古將御守塞進口袋,摸到兩張電影票。他嘖了一聲,也邁開步子。

  那道背影,他還是得追,所幸二十五公尺不算太遠。

 

 

21.屋頂上觀星

  新年太平個鬼,伏見猿比古咋舌,掏出鑰匙開了門,一步兩階地上樓,樓道裡的感應燈還沒亮起,眼前一陣紅紅火火恍恍惚惚,有道倉皇的背影一閃即逝。

  他停下,眨眨眼睛,兩秒後逐漸適應黑暗的環境——剛才那名權外者的攻擊竟把感應燈弄碎了。他咬牙切齒地緊急拔刀,藍色制服裡的貼身內衣卻濕了一塊。

  此時那名竊賊已經竄得老遠,伏見猿比古拔腿跟上,意外的輕鬆:五樓的一扇門開著,周防尊的手搭在門把上,臉色有些焦黑,字面意義上的焦黑。

  伏見猿比古瞟了他一眼,繼續像六樓跑去,賊與他的距離一下子縮短到半層樓,再往上就是天臺,正當那賊咿咿呀呀將冰冷厚重的鐵門打開,周防尊的手撐上扶手借力一跳,兩秒鐘越過半層樓的距離,一腳踹在賊的屁股上。被踹著人往前仆,屁股撅著,上頭一個灰撲撲的鞋印。

  頂樓的感應燈亮起,伏見猿比古站在燈下,看周防尊以骨骼與血肉組成的拳頭幹架,權外者把他的衣服燒出好幾個破洞,等到伏見猿比古的同事們趕來,互毆的兩人已經躺到在地上。

  他向五島蓮簡單說明情況,走上前朝周防尊伸出手,對方又喘了幾口氣才搭上他的手。周防尊的手腕上有傷,酷似去年秋天點菸時被打火機燙出的創口。

  鬚鬚倒是完好無缺。

 

 

22.一場飛來橫禍

  燈光美、氣氛佳,伏見猿比古緩緩走進提前預約好的星級餐廳,報上名字,由服務生引導至桌前,還周到地替他拉開椅子。他摘下頸上的格子圍巾,桌子對面的女孩子小家碧玉類型,臉頰紅撲撲,朝他靦腆一笑。

  伏見猿比古嘴唇微張,舌尖底在上下兩排牙齒接合處,兩秒後擠出一句晚安。女孩子細聲細氣介紹自己,末了覷了他一眼,怯怯問:「伏見先生打LOL嗎?」

  此時服務生將前菜沙拉送上,伏見猿比古施捨一眼都不肯,面無表情點頭,女孩子臉上的笑容愈發明朗,口若懸河,電遊手遊如數家珍。

  「對了,宗像先生不喜歡蔬菜嗎?」女孩子忽然問。

  伏見猿比古紳士地沒有皺眉:「不,我不喜歡。」

  「那麼我可以把您的沙拉裡的葡萄乾吃掉嗎?」女孩子又問。

  伏見猿比古在咋舌之前喝了一口桌上的檸檬水:「請。」

  女孩子微笑著將他面前的盤子挪走,伏見猿比古輕聲長出一口氣,兩分鐘後再次忍受嬌滴滴的疲勞轟炸。

  妳為什麼不去和刀劍亂舞裡的三日月宗近結婚呢?

  不多時主餐送上,一整塊帶血的牛排,女孩子表情不善地在中線上下了一刀,紅色的血從牛肉的組織裡湧出,沾黏在刀叉上:「我喜歡伏見先生,因為……伏見先生的頭髮顏色和三日月爺爺有點兒像。」

  嘖,這就是室長請他代赴這個約並且自掏腰包漲工資的原因嗎?

  伏見猿比古終於皺起眉頭,切了一小塊血淋淋的牛肉,一嘴腥味,鼻間又忽然衝上一股子令人暈眩的鳶尾,還帶著一種焦糖奶油的味道。

  這女人恐怕把半瓶Parfum都倒在身上了。伏見猿比古側頭看去,女人確實身材火辣,也懂得展現自己的冶豔,穿著迷你裙和高跟鞋,裙長與鞋高和他們副長有得一拚。

  她挽著周防尊的手從伏見猿比古身旁走過。

  周防尊手插在口袋裡,耷拉著眼,任女人導盲犬似地引導他就座。一個紅豔豔的後腦勺與據說顏色很像三日月宗近的後腦勺相隔一個迷你花臺,伏見猿比古能聽見性感美女點餐的聲音。

  對面的女孩子跟著她皺起眉頭:「我不喜歡胸部太大和噴香水的女人。」她頓了頓,「還有大叔和肌肉男,也不喜歡。就像我喜歡蔬菜,不喜歡肉。」

  伏見猿比古明顯心不在焉地應了一聲,又吃了三、四塊牛肉便停下。後面的性感美女也在說話,於是腹背受敵,前有撒嬌後有勾引(他對象)。

  周防尊的吃相或許在性感美女的眼裡亦足稱性感,她提議了好多種後續約會的方案,嗯?男人們的沉默真是可惱又可愛。餐廳裡的用餐步調緩慢,這廂女孩子已經與伏見猿比古單方面交流到FF系列,小公務員聽著她輝煌的敗家紀錄,嘖,養不起啊養不起。

  終於周防尊結束了他的晚餐,捏起高腳杯將裏頭的酒一飲而盡,放下杯子,伸個懶腰,起身離去。伏見猿比古只用眼角餘光捕捉到他的背影,一本正經地對著相親對象說道:「不好意思,我有點事情,今天先到這裡。」

  他抓起椅背上的圍巾,對面的女孩子卻跟著站起來,往他手裡塞了一張cosplay的名片:「好的,伏見先生,今天真的很愉快。」

  得要多封閉才能寂寞成如此模樣?

  他調整好脖子上的圍巾,嘖了一聲,走出餐廳。

  隔了兩桌,草薙出雲與宗像禮司相對而坐,這會兒正餐也才吃到一半。

  宗像禮司優雅地將通心粉放入自己的嘴裡:「哦呀,看來還是我們Scepter4的公務員耐性好一些。」

  「尊啊,這個性真是一點都沒變。」草薙出雲搖頭。

 

 

23.討論關於孩子的話題

  一個悠閒的假日午後,伏見猿比古的腳夾著周防尊的小腿,手抱著周防尊的腰,半夢半醒,腦袋昏昏沉沉,被電話鈴聲驚醒。

  「嘖。」他推了推已經睡死了的周防尊,不出意料叫不醒,然而不知道是誰把這個宅男的鈴聲真的設定得如此宅男,某部熱血動畫的主題曲……好吧,真的只是因為如此設定才能讓周防尊好醒一點,或許吧。

  他伸長了手,整個人又往周防尊貼近了一些,直到將頭擱在周防尊肩窩才搆著那擾人清夢的終端。

  「喂,尊?可以陪我聊一下嗎?」嘖,這是什麼「我好寂寞」的開場白?草薙出雲在另一頭,聲音有些苦澀,「忽然覺得Homra吧好冷清啊。」

  伏見猿比古拿著終端的手抖了一下,半晌才回道:「是我,尊先生在睡覺。」

  草薙出雲愣了一下,便又笑了起來:「小伏見啊,最近過得好嗎?」

  這真是莫名其妙,伏見猿比古頓了一秒,語氣像是自言自語:「也就這樣吧。倒是草薙先生你真的是閒到沒事幹了打電話來騷擾別人嗎?」

  「我也是為了生活而忙碌的人啊。」草薙出雲的畫風秒換成游刃有餘的吠舞羅二把手,「不過既然尊是在睡覺,那麼我應該也打擾到小伏見了吧,真是抱歉(還真聽不出來他的抱歉)。就先這樣吧,午安。」

  真是誠懇的抱歉以及再見啊,伏見猿比古將終端再次丟回周防尊身後,臉埋進枕頭裡。在切斷之前分明就嘀咕了一句「孩子都要成家立業了啊,連小八田也飛走了」,草薙先生你肯定是故意的吧。

  在他手臂之下的周防尊動了動,反手撈回自己的終端,在伏見猿比古把頭抬起來瞪著他的時間裡刷出了一個頁面,放到伏見猿比古的鼻尖前。

  「這是……」伏見猿比古不得不坐起身來從床頭拿起眼鏡戴上,周防尊的終端顯示著一張頗為熟悉的圖片,嘖,美咲的波羅炒飯?

  創意料理大賽優勝?伏見猿比古被「嘖」與「哼」的衝動同時弄得說不出話來,愣愣地盯著這個新聞,直到周防尊覺得手有點兒痠了才說:「波羅炒飯……難吃。」

  周防尊從喉頭發出一聲悶笑:「出雲應該高興,將來可能會變成招牌菜。」

  「實在是無法想像啊。」伏見猿比古還是愣愣的。無法想像波羅炒飯獲得大眾喜愛,連同它的創造者也要遠赴大洋彼端進修。難道波羅炒飯還能變得好吃或者更上一層樓的難吃?

  他再次躺下,把被子拉到胸口以上、脖子以下,這樣以後對於進入Homra吧就更為敬謝不敏了啊。

  周防尊在旁邊打了個哈欠。

 

 

24.因惡劣天氣被困在家

  寒流來的時候,東京便下起了雨夾雪。冷就算了,又濕又冷真是又把人的骨頭都凍裂。伏見猿比古朝九晚五,堅決拒絕加班,也好在這天氣真的消磨人,似乎連權外者也都消停了不少。

  以文件來說,躲在被窩裡看也不是不行嘛。

  被窩的好處是暖和,壞處是總要看一看就睡著。

  某日伏見猿比古背倚著顆枕頭,盤腿縮在被窩裡坐著,耳朵上還掛著眼鏡,眼睛一瞇、頭一歪就睡著。周防尊比他早睡得多,卻在半夜醒來,輕輕地把他搖醒。此時伏見猿比古的身體已下滑了一半,歪歪扭扭地靠在床頭,他迷迷糊糊睜眼,就聽見周防尊在他耳邊低聲說了句話。實在太困,被窩太令人眷戀,他沒聽清,眼睛一閉又睡過去,身旁有窸窸窣窣的聲音也不管。

  約莫十分鐘後卻忽然有一團又冰又涼的東西貼在臉頰上,伏見猿比古一個激靈,猛將眼睛睜開,看見周防尊叼著一枝冰棒坐在床上,兩隻金色的眼睛在窗外路燈和白雪的映照下炯炯有神。

  「……尊先生?」

  周防尊又嘬了一口冰棒(光線不夠,伏見猿比古不能確定那是不是去年夏天剩下的草莓聖代):「肚子餓。」

  「哦。」伏見猿比古沉默了一會,將聲音提高了一些,問:「肚子餓的話,應該吃這個嗎,尊先生?」

  周防尊將正在融化的冰淇淋在嘴裡用舌頭頂弄來頂弄去:「只有這個。」

  伏見猿比古又沉默了一會,艱難道:「我記得冰箱裡還有上次看電影留下的爆米花。」但是得放進烤箱裡才能吃。

  而沒有人能夠期待周防尊安全又正確地使用烤箱。

  他嘖了一聲,哆嗦著下了床,踩上棉布拖鞋,拖著腳步走到廚房,開冰箱,拿出爆米花放進烤箱裡。爆米花當人不會馬上就好,在等待的過程中他把沒能看完的文件看完了,而周防尊也解決了那一根冰棒,並用牙齒將它咬成四截。

  爆米花好了,伏見猿比古把它拿出來,十分燙手。其實如果現在出去,便利商店絕對能提供更正常、更能填飽肚子的食物。但是起床就夠他受了,而外面肯定比室內更冷。

  周防尊探頭過來,直接從他手中叼走一顆剛出爐的爆米花。伏見猿比古一愣,看著那紅色的後腦勺,忽然覺得口乾舌燥。

  冬天大概也有一些其他的方式可以令人覺得不那麼冷。

 

 

25.喝醉

  在更為中二一點,離家出走與美咲在街頭廝混的年紀裡,伏見猿比古看過一部動畫,因為比較偏男性向,所以清純的美咲堅持不陪他看。

  《幸運女神》。

  裡面那位漂亮的女主角千杯不倒,卻一口可樂就能醉。

  周防尊此時窩在沙發的角落裡,一隻腳豎著屈起,另一隻腳平放著,皺著眉頭,看起來有幾分要打嗝的衝動。

  伏見猿比古彎下腰,把冰冰涼涼、還在滴著水的鋁罐從周防尊手中拿走:「尊先生不舒服的話,」他抬起手,指尖快要觸及周防尊的下巴,「維持這個姿勢不要動,一下子就好了。」

评论 ( 2 )
热度 ( 1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