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個梗。

不算虐也不算甜吧。





——我本是一具枯骨,森白猙獰,於腐軟泥沼中糜爛消融或者嶙峋荒原上冰冷燃燒,是他,是他,即使曾被我鋒利的軀幹劃傷,澆灌滋養我以血肉,親吻擁抱我以溫度,我的眼凝視他與身後霞光昳麗,我的耳傾聽他與亙古萬籟俱靜,我的口品嘗他與世間寶藏豐腴,我的鼻嗅聞他與川流犬馬風塵。

——可是他終究沒能為你捏塑一個靈魂。


评论 ( 5 )
热度 ( 11 )
  1. 嘆息地掌櫃的_宇智波青嵐磚牆之下。 转载了此文字
    筆記。打算用這個梗寫個雙佐鳴。未來的佐助穿越回到過去玩弄(咳)自己並成功追妻的故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