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子的籃球】鴻(赤實)

寫於2014.08.11,依舊是小段子系列。

感覺有想要表達什麼,可是好生硬ry

偏不修改了,就這樣吧(欸





  他手裡握著韁繩慢慢走著,初春的風徐徐吹來,很輕緩。

  「雪丸真的很聽小征的話呢。」

  赤司征十郎回頭,實瀏玲央輕撫著馬兒的鬃毛,他淡淡道:「雪丸的確沒有違抗過我。」

  然後他們走到了馴馬場的正中央,赤司征十郎走道雪丸身側把韁繩塞進實瀏玲央手中:「你可以試試看。」

  實瀏玲央抓著韁繩,難得地露出了有些侷促的表情:「但是牠好像還不是很能接受我呢。」

  赤司征十郎拍拍馬兒的背,逕自走開了。

  實瀏玲央緩緩吸了一口氣,雙腳輕夾馬腹,雪丸便開始向前走,很穩,就算沒有赤司征十郎在前頭走著也不會令實瀏玲央感到顛簸。

  他終是緩緩放鬆了身體,自如地坐在馬背上。此時實瀏玲央也才抬起了頭觀看四周的景緻,這片草原幾乎占了大半個山坡,綠油油的,很是怡人。

  小征家真的好有錢。

  那天赤司征十郎說他平時除了下下將棋之外偶爾還會去騎馬,實瀏玲央便露出了一個有些孩子氣的表情說,他還沒騎過呢。

  然後就這麼來了。

  實瀏玲央想事情想得出了神,雪丸卻忽然調轉了方向往回走,他先是一楞,接著就看見了站在彼方等待的赤司征十郎。

  雪丸還是想要回到主人的身邊啊。

  實瀏玲央又開始輕輕地摩娑著他雪白的鬃毛,真是隻可愛又懂事的馬兒呢。

  果然雪丸直直地走到赤司征十郎面前便停了下來,赤司征十郎則走近了協助實瀏玲央下馬,順口問了一句:「還愉快吧?」

  「真是很棒的經驗呢。」實瀏玲央答。

  赤司征十郎笑笑,自己跳上了馬背,執起韁繩用力一夾馬腹,雪丸便如箭一般衝了出去。

  實瀏玲央看著遠處煙塵揚起,不由莞爾,小征果然很帥啊,無論是在球場上課業上學校事務上,又或者是一個人與自己對奕的時候和駕馭著一匹美麗的馬的時候。

  可是呢,他實瀏玲央也還沒有認輸喔,雖然目前在各個方面都輸給了小征,可他也是一隻驕傲美麗的大鴻,還在天空中展翅翱翔著。

评论 ( 2 )
热度 ( 1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