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擁抱(禮尊)

寫於2014.05.22

小段子。

那個時候的我到底在想什麼,想不開(。

反正是狂熱期的癡態(。





  他的腳趾彎曲了起來,卻又在黏膩的空氣中微微顫抖著。

  汗水沿著宗像禮司的臉頰滑落,最後由他尖削的下巴滴落在周防尊的胸口,大水珠碰撞到肌肉,迸裂成無數的小水珠四散。

  周防體溫高得嚇人,宗像卻愈靠愈近,手掌緊貼著手掌、十指交扣,情慾蒸騰著,卻又於瘋狂的臨界點陡然恢復理智。宣洩過後的兩人兀自喘息,紫色與金色竟仍糾纏不休,把誰先將呼吸平復了當作一場鬥爭。

  此時兩人的手還緊緊牽著,修長、骨節分明,握得太用力會磕疼了自己。

  宗像在周防身側躺下,乾脆把自己的右臂擱在那精瘦的細腰上,與對方的左手相連。

  「都這樣了還無法消耗你那過多的能量嗎?」

  周防其實愛睏的很,勉強撐起眼皮道:「你可以驗證看看,宗像。」

  他笑出聲來,右臂使力,有些強硬地將人擁進懷中,手勁大得驚人,宗像不輕不重地咬了下周房鼻尖:「那就再來一次吧。」

  周防打了個哈欠,含糊不清地說:「沒想到你是個慾求不滿的人。」語畢卻率先摟上了對方的脖子。

  當晚宗像如牛皮糖般緊巴著周防,他們可以親吻、做愛甚至對峙或者相殺,間或夾雜些意氣的冷嘲熱諷,卻始終未曾相擁。

  也只有在床上,他才能將這團熾熱而溫柔、強大卻隱忍的火焰箍在懷中。

  又每每於曙光乍現時,分赴殊途。

  後來在葦中學園內,周防尊在宗像禮司耳邊說了些什麼,接著失去所有的精神與力氣,徹底頹唐。那人安靜地支撐著他的身子,這是一個不帶情色意味卻逐漸失溫的擁抱。

  第一次,唯一一次,最後一次。

评论 ( 5 )
热度 ( 23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