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sycho-Pass】明星志願‧星之守護(常守朱中心)

其實這應該算是爆了字數的段子wwww朱妹子生日快樂雖然晚了兩天wwwww

全員歡樂向,演藝圈paro,風格小白。裡面唯一有在交往的是朱雪,挾帶一點宜狡宜、六唐六無差(哼我就是要寫這個順序!

既然說著自己慣常萌冷CP,怎麼能沒有只自己一個在玩的tag!

朱雪多美味啊……

嗯,我沒有玩這款手遊,就是幾個禮拜前在小蘋果家蹭飯的時候看電影台重播的《阿凡達》,進廣告看到這個,我們倆很不厚道地同時大笑ryyy

然後就有了這個腦洞(。

正好知道了前兩天是朱妹子生日就來寫一寫,寫的時候還在跟阿黑聊天,聊刀劍亂舞,有夠穿越XDDDDD

 

 

 

 

  新人因為一部麻雀變鳳凰的肥皂劇而大紅大紫,各種節目廣告通告上不完,常守朱起床後迷濛著雙眼照鏡子,眼下淡淡一圈烏青,得上妝。

  禾生壤宗給她接了一支手機遊戲的代言,似乎已經出到好幾代了,有不少忠實粉絲,這一次新推出便也格外隆重盛大,請了四位眼下風頭極盛的男星來代言,就是不知道為什麼竟選中了她作女主角。

  「能和這樣的大人物合作的機會可不多,妳要好好把握。」化妝師唐之杜志恩替她畫上淺淺的粉色眼影,「這個角色的形象應該要清新一些,我不會給妳上太濃的妝。不過妳皮膚真好,平時都怎麼保養?」

  常守朱閉上眼睛,「也沒特別抹什麼,就是不太能熬夜。」

  唐之杜志恩有些驚訝,「噢,那妳怎麼會選擇進入這個圈子?」

  「嗯,我喜歡演戲,所以就進來了。」常守朱回答。

  唐之杜志恩沒繼續這話題,只拿起眼線筆,「眼睛可以睜開了。」

  換裝完畢之後常守朱忽然就有些手足無措,低頭看看自己露出來的肚子,伸手捏一捏,近來飲食頗為節制,應該是看不出來有什麼贅肉;然後她又去調整那條粉紅色的皮帶,唐之杜志恩忍不住又問:「不習慣這種裝束?」

  「呃,露肚子的真沒有穿過。」常守朱有些尷尬。

  唐之杜志恩輕笑幾聲,「嗯,可妳現在是要練舞。」她的聲音忽然變得促狹,「像這樣也很好嘛,誰說練舞一定要運動衣褲包得緊緊的。」

  站在角落裡的舞蹈指導安靜地朝她們看了一眼。

  導演征陸智己倒也隨意,上前來和唐之杜志恩搭了幾句話,又轉過頭來問:「妳會跳舞嗎?Street dance。」

  常守朱便露出了她那招牌姿勢——雙腿併攏伸直,雙手貼在牛仔褲的褲縫邊上,像個立正站好的小學生,「以前跳過一點點,但算是業餘中的業餘。」

  「沒關係,會一點就夠了。」征陸智己拍拍她的肩膀,「開拍啦。」

  常守朱一時沒反應過來,直到音樂響起才愣愣地跟著節拍開始動作,征陸智己馬上就喊了卡,「妳看起來像在跳健身操。」他轉頭,「彌生,妳過來。」

  漂亮的舞蹈指導便來到她面前,一身黑皮衣黑皮褲,線條緊緻,柔韌而彈性,常守朱忍不住去看她的腰身與小腿,便聽得頭頂一把聲音,清清冷冷,「等一下妳跟著我的動作,不到一個八拍就結束了。」

  她應了一聲,舞蹈這一關算是過了,就在一個轉身的瞬間按照劇本裡寫好的「扭到腰」,驚呼一聲,此時征陸智己又喊卡。

  「小姑娘,妳這一聲啊的不夠驚訝,也不夠嬌弱,這樣學長很難出現。」征陸智己乾脆把常守朱叫過來自己看剛才錄下的內容。

  常守朱比他更困擾,她跌倒時也不會這樣叫出來,或者說跌倒的通常也不是她。此時男主角終於來了,還是一次來了兩個。

  穿著白色王子裝束的槙島聖護在攝影棚的入口處靠牆站著,整個人看上去雪白雪白,唐之杜志恩微微轉過頭,憐憫地看了一眼正在思考的常守朱。而槙島聖護也饒有興趣地看著場中央的新人,手裡還是拿著一本書。

  這個人不知是哪來的殷實家底與絕豔驚才,就這麼在影壇中異軍突起,從編劇導演到演出皆有自己參與,成片藝術價值倒是非常高,就是選擇的題材有些劍走偏鋒,市場反應頗為兩極。

  有記者訪問過走出電影院的觀眾,他們回答:「這是一部有深度的電影。」

  這位寂寞的才子又怎麼會來代言手遊的廣告,恐怕這消息一出又要轟動。

  宜野座伸元則抱臂和唐之杜志恩站在一塊兒,身上穿著慣常那一套黑西裝,倒也不需要特別去換。說來這位前輩似乎也是從後臺走到聚光燈下的,其氣質與外型從出演傲骨書生到隱藏在正派中的反派Boss皆適合,戲路頗廣,就是沒有試過帶些動作戲的本子,大家私下給他起了個綽號叫警花。

  征陸智己拍拍手,「好了,小姑娘,我們繼續。」

  這一次常守朱的表現可謂令人讚賞,她回想著女朋友跌倒時的模樣,套到自己身上,學得唯妙唯肖,生來便有作戲的天賦。

  槙島聖護十分配合地在她驚呼一聲之後伸出雙臂將她接在懷裡,臉上微笑堪稱溫柔,不只有才華,演技竟也不差。常守朱按照劇本上寫的,將雙手置於胸前,抬起眼睛仰望著這名學長。

  他的眉髮上像落了雪,琥珀凝結成雙眼,嘴角的弧度卻似The King of Terrors收割人命的彎刀。征陸智己十分滿意地宣告結束,常守朱趕忙站好並朝槙島聖護鞠了一躬,算是謝謝前輩的指導與合作。

  然後寂寞的才子就這麼離開了,身後跟著來自異國的經紀人,他們又在聊著圈畫出睿智與蒙昧、意義與虛無、真理與假象、生命與價值領域的話題。

  宜野座伸元走到常守朱面前,道:「妳的表情太僵硬了。」

  「是。」常守朱又是那招牌姿勢,眼前的人皺著眉頭,不算嚴厲可總也不能算得溫和。

  征陸智己笑著打斷他們,「很好,伸元,就是這種感覺,不過你可別太入戲了啊,先讓小姑娘去換衣服吧。」

  宜野座伸元沒有回答,只搖搖頭,「這劇本太奇怪了。」

  「現在這種的可是非常受歡迎呢。」唐之杜志恩插嘴,「霸道總裁愛上我,聽起來不可思議又很浪漫,不是嗎?」

  宜野座伸元仍然無法理解,正好常守朱換了粉領族的衣服出來,便又繼續拍那總裁篇的廣告,於是他們移動到另一個房間,將原來的場地留給場佈人員,以預備廣告酒吧篇的拍攝。

  最開始的鏡頭是伊恩羅素這個角色蹙眉將一摞文件天女散花紛紛揚揚拋灑得滿辦公室像飛舞著無數白蝶,個鬼。常守朱端著咖啡推門進來,的確露出了一個吃驚的表情,看來這甩紙的手勁也得訓練。

  宜野座伸元已經手扠著腰背過身去,常守朱便抓住那個特寫皺眉、咬著下唇、視線落在角落,而宜野座伸元又回頭看她,神情竟不復嚴厲。

  一鏡通過!可惜忽然橫空出現一隻手拾起掉落在地上的紙張,「這不就是這支廣告的劇本嗎?宜野,你是有多不待見這個約?」

  「狡嚙,闖進別人的通告裡是很要不得的。」宜野座伸元冷然道。

  狡嚙慎也站起身來,「你們不是已經結束了嗎?」

  征陸智己攤手,「還沒,剛才正在拍伸元最後的臉部特寫。」他嘆了口氣,「托你的福,現在我們必須重來一次。」

  「抱歉。」狡嚙慎也這才乖乖退到一邊,卻也不忘回頭道:「常守,表現不錯,繼上次合作之後好像有進步了嘛。」

  常守朱有些訕訕,「這都要謝謝前輩,其實還有很多需要學習。」

  他聳聳肩,便也如同方才的槙島聖護一般靠著牆壁,雙手插在口袋裡。

  上一部連續劇裡狡嚙慎也擔綱了狂霸酷炫跩的男二號與常守朱演了不少對手戲,兩人彼此還算聊得來,便漸漸熟稔。至於那部戲也曾引發軒然大波,有人說男二號太搶風頭,反而男一號鹿茅囲桐人顯得沒什麼存在感與張力,可編劇堅持故事裡的他們就像兄妹或者靈魂伴侶,不改結局就是不改。

  狡嚙慎也亦可算圈子裡的另一朵奇葩。從前是平面模特,練得一副好身材,莫名其妙被一位資深導演相中,做了一段時間的武戲替身,一路走來不算多麼順遂,卻也可算得憑風直上,下一位影帝的呼聲頗高。

  總裁篇的第二次拍攝也沒NG,趁著還沒到飯點,整組人又移往另一間房進行酒吧篇。宜野座伸元看著狡嚙慎也身上的紅色外套嘖了一聲,「真騷包。」

  狡嚙慎也聳肩,一副風流雅痞樣,「我穿過更性感的。」

  征陸智己給自己排了酒吧裡為難女主角的奧客戲份,當常守朱放下裝著蔓越莓果汁的高腳杯時側過頭朝她做了幾個嘴型,男、朋、友?

  常守朱連忙搖頭,表情是真苦惱。此時在女主角背後那一團很顯眼的紅色忽然站起身來,拉了她的手就走,回頭望著奧客的表情有些嚇人。

  征陸智己喝了一口蔓越莓果汁,「我剛才真的不懷疑狡嚙你想揍我。」

  「劇本裡是這樣要求的。」狡嚙慎也放開常守朱,「大叔演這角色不錯。」

  征陸智己放下高腳杯,「別挖苦我了,觀眾看的還是你們兩個。」他懶洋洋站起身來,「滕呢?就剩下他的部分了。」

  狡嚙慎也看了看錶,「你們有訂便當嗎?我們可以先吃個飯。」

  「有是有,但沒有你的。」征陸智己道:「本來預計你們會拍完就走。」

  狡嚙慎也吹了聲口哨,「唷,趕我們走呢。」他轉頭,「宜野,不然我們一起去吃個飯?反正你下午沒有行程吧?」

  宜野座伸元不置可否,只等狡嚙慎也換下那身壕的不行的紈褲裝束兩人便一同離開。征陸智己拿了一份炸豬排便當給常守朱,新人卻婉謝了,「拍攝結束後約了朋友要去喝下午茶,中午就不吃了。」

  「這樣對身體可不好喔。」征陸智己拆開便當,「不過關於剛剛那個問題,我沒想到妳會這麼老實,抱歉了啊。」

  常守朱在他身側隨意坐下,「不會,只是被問到還是有些措手不及。」

  征陸智己道:「像妳這樣的孩子很好,記住要保持好形象啊。」

  午飯時間不到三十分鐘就結束,滕秀星正好壓著預定的時間來到。

  他是這次的卡司裡頭唯一一名歌手,以動感為其特點,開過幾次演唱會,夢想著登上巨蛋,也演過幾部偶像劇,意外的頗受年齡稍大的女性歡迎。他看起來有些疲憊,似乎還剛洗過澡。

  征陸智己把常守朱多出的那一個便當遞給他,「怎麼?又被彌生操死了?」

  「她簡直就是個惡魔。」滕秀星接過後便大口吃了起來,嘴巴塞得鼓鼓,「我從來沒有跟著誰練舞這麼累過。」

  征陸智己拍拍他,「嗯,為了你下一場精采的演唱會,加油吧。」

  滕秀星有些誇張地嘆了一口氣,又看向常守朱,「嗨,我看過妳上一部電視劇,挺好的。很少有人能這麼和狡嚙軋戲。」

  「其實都是他在帶我。」常守朱據實以告。

  滕秀星聳肩,「沒關係,效果達到就好了。」

  這最後的拍攝也不算太困難。滕秀星拿著棉花糖坐到女主角旁邊,兩人你一口我一口、我一口你一口,低下眼睛、抿起嘴唇笑一笑就結束,看上去真有那麼幾分兩小無猜的味道。

  至此拍攝結束,常守朱換回自己的衣服後又禮貌地向劇組人員道謝才離開。手機裡已經累積好幾條未讀訊息,攝影棚的樓下有個人在等待。

  常守朱下了樓便看見候在外頭的船原雪,天氣已開始回暖,對方穿了襯衫、薄外套和剛剛好超過膝蓋的紗裙。她看到常守朱手中拿著的棉花糖時露出一個有些驚喜的表情,「他們不讓我上去,說我沒有證件,打電話給妳也不接。」她接過棉花糖,「怎麼會有這個?」

  「抱歉,拍攝進行得很密集。」常守朱拉過她的手,「這算是拍攝進行的道具吧,結束後沒有人要,導演說可以拿走我就拿了。」

  船原雪做了個鬼臉,「還以為是妳特地準備的。」

  「我準備了別的。」常守朱看看手錶,「妳預定的時間是兩點半?我們現在趕過去應該還來得及。」

  船原雪的語氣便又歡快起來,「嗯,我可是拜託了前輩才好不容易預定到兩個位置的,那家店太受歡迎了。」然後她舉起手機,「我還準備要下載遊戲了喔,小朱代言的遊戲我怎麼可以不玩呢?」

  常守朱確實也有些餓了,於是她們牽著手,帶著棉花糖一起去吃下午茶。

评论
热度 ( 3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