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彌生03(猿尊同居三十題11-15)

久違了。

 

等到他們同居滿兩年了這大概還是個坑……

 

我不是故意讓Misaki搶戲的對不起……


01  02

 


 


 


 

11.替對方挑衣服

   鎮目町上有一家連鎖平價成衣店,裝潢採用彩虹色調,衣物就按照每個色系排列,款式設計簡單,倒是頗受歡迎。

   伏見猿比古手上拿著兩件棉質內衣、一件方格紋襯衫和一條牛仔褲,周防尊站在隔著一排衣架的地方,雙手插在黑色皮外套的口袋裡。伏見猿比古左手抱著一堆衣物,右手往口袋裡掏錢包:「尊先生,要抽菸請到外面。」

   周防尊把手從口袋裡抽出來扒了扒自己的頭髮,轉身走出寶藍海藍天空藍的區域。伏見猿比古彈彈舌,將牛仔褲和襯衫疊在右前臂上,越過海軍藍再穿過一大片華麗的紫色前往結帳櫃檯。

  前幾天才降下第一場雪,伏見猿比古提著印有品牌商標的紙袋站在距離出入口約三公尺、店內暖氣尚照顧得到的地方。兩名戴著毛帽圍著圍巾踩著雪靴的花樣年華少女提著兩大袋走過,有說有笑。

  真好,要是我男朋友也這麼貼心就好了。

  十分鐘後周防尊慢吞吞走出來,手裡也有個小紙袋。

  再後來有一次任務中伏見猿比古腳上受了點傷,脫下靴子做緊急處理時醫護人員卻手抖得連鑷子都拿不太穩。

  嘖,只不過是點外傷。

  伏見猿比古將紅色襪子套上,抬眼卻看見周防尊頂著一頭亂髮,睡眼惺忪地走近,身上的藍色格紋襯衫皺巴巴的。

  「我認為還是有必要通知應該要知道的人關於你受傷的事。」宗像禮司推了推眼鏡,「對吧,伏見君。」

2015.02.12(四)

  

 

12.討論關於寵物話題

  就是有那麼幾個人要把週遭的人事物都聚到他或她們身邊,而且非關當事人意願。

  伏見猿比古將周防尊拒於門外,他倚在牆上對著對講機說道:「請先將那隻貓弄走再進來。」

  周防尊張開嘴巴,原本叼著的菸蒂便掉到地上,然後被一只皮鞋輾過。這是繼櫛名穗波之後第一個把他擋下而且成功了的人。

  他轉頭看向趴在自己肩上的小花貓,正好那貓也拿一藍一綠的陰陽眼打量他,然後喵了一聲,弓起身子一躍,踏過那蓬亂糟糟的紅髮登上牆頭,屁顛屁顛地跑了。

  半個小時後伏見猿比古站在浴室前說他們不能養寵物,沒有錢沒有時間更沒有那個心力。

  門後的水聲停了,周防尊打開門,身上只穿了條四角褲,溼漉漉的頭髮上蓋著條貓咪毛巾,髮梢的水滴落,沿著肩胛鎖骨胸膛腹肌一路往下,最後劃過人魚線被棉布吸收。伏見猿比古吞了吞口水,喉結上下滾動著:「尊先生,我剛剛說話你有在聽嗎?」

  周防尊仍是不發一語,一直走到床邊坐下。伏見猿比古嘖了一聲,坐回電腦前,然後於兩點半關機、關燈,鑽進有周防尊的被窩裡。

  翌日難得休假,他還特地將鬧鐘設定給取消了,卻仍是於上午八點三十三分被吵醒。昨夜忘了將窗簾拉上,明媚陽光儘可潑灑入室內,自地上迤邐至床頭。倒是周防尊還背對著他側臥在一旁。

  伏見猿比古睜開眼睛,抬起一隻手遮住稍嫌刺眼的光線。窗臺上站了一隻花貓,毛絨絨的頸上掛了個項圈,上頭的鈴鐺叮叮噹噹響個不停。

2015.03.30(一)


 

0.彌生

  一週之中叫外賣與自己作飯的次數不是四比三就是三比四,但無論如何,伏見猿比古出門倒垃圾的次數倍增了。

  聽說樓下新搬來一戶人家,小女孩兒淘氣可愛,成天活蹦亂跳,三不五時就招來大嬸一頓好罵。日日夜夜但聞其聲,不見其人。

  伏見猿比古收拾好碗盤,在流理臺前頓了一秒鐘,終究轉過身來道:「尊先生,請在洗碗和倒垃圾之間選擇一個。」

  一隻腳已經踏進臥室裡的周防尊回過頭來,定格三秒鐘,接著拿起廚房裡的垃圾袋向外走。公寓樓梯間的電燈總是昏暗,他拎著垃圾袋趿著拖鞋,用彼時跟在宗像禮司身後走進Scepter4牢房內的姿態晃下樓,慵懶的人在牆上有張牙舞爪的影子,於是轉角遇見的小女孩盯著他目不轉睛。

  地下室有個專門做垃圾分類的場所,小女孩跟著周防尊一路走來,踩在他巨大的影子上,大眼睛眨呀眨的炯炯有神,身高卻連子母車的邊邊都搆不著,嘩啦啦一聲,周防尊回頭只見著破掉了的塑膠袋和一地垃圾。

  他走出回收室,電燈不知被誰關上了,黑暗中有人用顫抖的語氣命令他,「不要動,如果你還想要這個小女孩的命的話……對,就是這樣,然後把你的錢包拿出來……你要幹什麼?我說不許動!」

  周防尊停下前進的腳步,雙手插在褲子口袋裡,頭也不回,「沒帶錢包。」

  那人愣了一下,掐著小女孩的手用力幾分,於是細細碎碎的嗚咽迴盪在狹小的空間內,就著緊急避難燈微弱的光線看見周防尊真的朝著樓梯的方向移動,他急道:「喂!你不想想辦法的話,這個小孩真的會死喔!」

  「那你把她放下。」周防尊順口回了一句。

  簡直像個蠢蛋。那人氣哼哼地掐了小女孩一把,如意聽見委屈的哭聲後咬牙切齒道:「混帳!你憑什麼命令我!她的命你不要了嗎?」

  周防尊倒是回頭了,卻依舊是那種話家常式的抱怨語氣,「你很吵啊。」

  「你瞧不起我是嗎?」那人忽然就勃然大怒,丟下手中的小女孩撲了上來,「臭小子!竟然敢這樣跟我說話,看我饒不了你!」

  忘了誰從國中到高中都是一路打過來的,那時候沒有太過強大的力量,不會暴走傷害到身邊的人,卻也容易受傷。伏見猿比古不認識。

  他第一次看見周防尊時那個人就信手將玻璃瓶燒至通紅軟化,他和美咲只能坐在地上目瞪口呆,震驚之於卻也從未想過如果那拳頭是招呼在自己臉上的話會怎麼樣。所以當伏見猿比古按下電燈開關,在一下子明亮起來的視野中看見有個不速之客的鼻子歪了一邊,他愣了愣,忘記去扶因為匆匆下樓有些下滑的眼鏡。

  「尊先生,夠了。」他上前拉住周防尊,嘖,力氣果然還是很大。

  到底打出去的拳頭再難收勢,周防尊的手指關節擦過那個人的下巴砸在牆壁上,讓剛抵達樓梯口的大嬸尖叫出聲。伏見猿比古抓住他的手,向大嬸說了聲抱歉麻煩報個警就拖著人離開地下室,要是警察來了,那麼Scepter4也差不多全體都該知道了。而他當然不會知道二十分鐘後大嬸帶著兩位警察叔叔來按他家的門鈴,用恭敬卻又不耐煩的語氣說是要做筆錄請務必配合。

  那時他剛從外面的便利商店回來,手裡拿著一盒剛拆開的OK繃,嘖了一聲無奈地說請稍等,然後在警車上替周防尊包紮破皮的手,再簽上自己的名字將涉嫌毆打但是又出於正當防衛的周防尊帶出警局。像個暴力少年的直升機家長。

  那是在他成為王之前的日子嗎?一直都是如此嗎?

  時間還不算太晚,車窗外的街道上依然熙來獽往,微笑的臉哭泣的臉憤怒的臉陶醉的臉忐忑的臉面無表情的臉。一個人在嘲笑自己的無能為力之後忽然開始慶幸另一個人的平庸。

2015.12.06(日)

 

 

13.一方臥病在床

  醒來時桌上的熱水是剛剛好的溫度,旁邊還擱著兩顆藥丸,一藍一紅。

  伏見猿比古下了床,踮著腳有些頭重腳輕地走在冰冷的地板上,來到桌邊將水喝完了卻不吃藥,抬頭看時針正指在二的位置上。

  果然感冒容易嗜睡。他倒回床鋪上,棉被裡的另一個人還是睡得很沉。

  九點的時候伏見猿比古自己搬了枕頭和毛毯到沙發上,關了電燈三分鐘後被人扛回床上,他連嘖一聲都懶了,聲音像煮晚餐時因為自己睡著而被泡了二十分鐘的麵條,「尊先生……會傳染……」

  周防尊啊了一聲,被子一掀在他身旁躺下了。

2015.12.06(日)

 

 

14.午睡

  沒有執勤的午後便十分容易在圖書館內睡著。伏見猿比古趴在桌子上,並沒有被外面亂七八糟的腳步聲影響,直到淡島世理用手指敲了敲桌面。

  他抬起頭來,除了壓在手臂上而發紅的臉頰外神情與往常並無二致。淡島世理雙手抱胸,「伏見,請你注意單位內設施的使用許可時間。」

  伏見猿比古申了個懶腰站起身來,應了聲我知道啦便朝門外走去,又好死不死在Scepter4的大門前遇見宗像禮司,他看見對方反光的眼鏡,想也沒想就開口說道:「室長,請你不要說話。等我回到家的時候尊先生一定還在睡。」

  「哦,那正好。伏見君,我正想請你稍微留晚一點呢。」宗像禮司推了推眼鏡。

2015.12.06(日)

 

 

15.幫對方吹頭髮

  那天也是美咲硬拉著他去「看看早晨HOMRA吧長什麼樣子」。

  沒了夜色做掩體,也只不過是一間老舊的房子。

  八田美咲指著招牌感嘆了一句好酷啊不愧是HOMRA吧,頭腦一熱就推門進去,伏見猿比古還來不及吐槽哪裡酷了就急忙喊道:「Misaki,我們要遲到了!」

  對方充耳不聞,於是他只好嘖了一聲也跟進去,前面本來興沖沖的八田美咲卻停下了,轉頭緊張兮兮地向他比了個禁聲的手勢。於是他看見兩張沙發上分別歪歪扭扭躺著十束多多良和周防尊,前者在晨光中從眉梢到眼角都溫柔,後者的眉眼看不見,被濕漉漉垂下的瀏海遮住了。

  草薙出雲從吧臺後走出來,丟了條毛巾在周防尊頭上,「尊,起來把頭髮擦乾,我知道你沒睡著。」

  現在他看著周防尊的臉,想了半天這個人到底有沒有睡著,二十秒後拿起吹風機開到最大到往那人其實頗有些柔軟的紅髮上招呼,周防尊於是抬了抬眼,「伏見,很燙。」

2015.12.07(一)

评论 ( 3 )
热度 ( 15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