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影忍者】The Prayer(泉扉)

不要被標題騙了這是一篇逗比文。

梗來自 @叫我大葬 HE十題裡面的「在天亮的鐘聲裡相擁而眠」,不好意思沒有先要授權,雖然我只有寫到天亮的鐘聲(揍###

不過這也算是HE,吧?

也許會有斑柱的版本←不要信。

我一直覺得火影裡最奇妙的是無論是敵是友都可以直接喊對方名字喊得好像一見鍾情再見傾心三見我們相愛相殺吧(。

你猜扉間到底會不會醫療忍術?




  月黑風高時。宇智波泉奈翻過自家駐地的圍牆,穿過一片樹林,跳進羽村家的駐地,三分鐘後有些狼狽地跑出來,身後還跟了幾個人。他一頭鑽進樹林中,在裡面東奔西跑躲躲藏藏,花費大力氣不使用忍術地把那幾個人弄成重傷,然後越過一條河,再穿過一片樹林,翻過千手家駐地的圍牆,眼前的房間十分昏暗。哦,千手扉間原來不在。

  他跳上屋頂步伐輕快,戰前氣氛總是肅殺,這夜風卻是涼爽的很。經過一個小房間時宇智波泉奈停下了腳步,蹲在屋簷邊上屏住呼吸聽裡頭的對話聲。

  千手柱間與千手扉間跪在地上,兩人皆雙手合十低著頭,一會兒後千手柱間抬起頭來,看了弟弟一眼,復低下頭去,再一會又跆起來,如此循環往復,直到千手扉間開始說話:「大哥,你祈禱完了就出去,不要害我分心。」

  「我只是很好奇扉間都和神明說了些什麼嘛,每次都好久。」千手柱間委委屈屈,被弟弟一句那也不能打擾我噎得說不出話,只好起身交代千手扉間也早點休息便開門出去了。宇智波泉奈翻下屋頂,從窗戶跳了進來。

  千手扉間頭也不回,「大半夜隻身前來千手駐地,你愈來愈大膽了嘛,泉奈。」

  宇智波泉奈背著雙手,「大半夜隻身前來千手駐地,幹掉千手的二當家再離開好像也不是什麼難事。」他抬頭望向千手扉間的方向,那人穿著常服面朝神龕跪著,整個後背就這麼交代在自己眼前,毫無防備。千手扉間難得沒有回嘴,宇智波泉奈也不說話,十分鐘後千手扉間站起身轉過來抓他手臂,宇智波泉奈連忙跳開,「我受傷了,你不會想要打架吧?」

  「我想要你的命剛才就應該喊人了。」千手扉間冷笑,「這麼濃的血腥味你還真敢說,這祠堂誰都能進來,不想被發現的話就去我房間。」然後他一把抓上宇智波泉奈的右手手臂,一眨眼就回到自己的房間。

  宇智波泉奈表情扭曲地甩開他的手,「你一定是故意的。」

  千手扉間轉身從箱子裡拿出一盒傷藥,「衣服脫掉。」然後他在宇智波泉奈還沒有反應過來的時候不知從哪裡掏出一把苦無唰唰唰地就把對方的衣服給四分五裂。右手手臂上有個血窟窿,胸腹上也有幾道刀傷,但都不深。

  「你把我衣服撕了我穿什麼?」宇智波泉奈看著地上的碎布塊,正要伸手向對方討取理賠的時候驚覺千手扉間的目光正看著自己的褲子,他連忙蹲下身來,「我下半身沒受傷,你好歹留個可以遮羞的東西給我吧?」

  千手扉間挑眉,「不上藥的話就給我滾。」

  於是宇智波泉奈身體放鬆盤腿坐在地上,「當然要包紮,今天晚上就是來見識千手家讓宇智波吃大虧的醫療技術。」

  「我的醫療忍術沒有像大哥那樣厲害,不過這樣的傷也不是什麼問題。」千手扉間也跟著坐了下來,把傷藥均勻塗在傷口上,然後拿出繃帶來包紮。

  當手臂上被纏了一圈繃帶時宇智波泉奈才反應過來,「你不是說沒問題嗎?說好的醫療忍術呢?」

  「這也不是什麼致命性的傷口,我幹嘛浪費查克拉幫你治療?」千手扉間繼續替他纏上繃帶,「而且讓一個宇智波看到千手的醫療忍術,這不是白癡嗎?」

  宇智波泉奈沉默,安靜看著千手扉間低著頭替自己包紮,一會兒後叫了一聲扉間,千手扉間依舊頭也不抬地回了句幹嘛,宇智波泉奈道:「沒什麼,忽然想叫。」這下千手扉間抬起頭了,看了他一眼又低下頭去,宇智波泉奈微笑,又叫了一聲扉間,這次千手扉間沒有回答,他便自顧自說道:「我想吻你。」

  千手扉間的動作頓了一下,然後扯斷繃帶打了個漂亮的結,「我不想給你吻。」

  「我的吻很珍貴的,就連哥哥我也只吻過他的臉頰啊。」宇智波泉奈接過千手扉間丟過來的衣服穿在身上,果然大了一點。他撈起地上自己破爛的衣服施了個火遁一把燒了,然後在千手扉間鋪好被褥時鑽了進去。

  千手扉間踢了他大腿一下,五分力道,「滾。我要睡覺。」

  宇智波泉奈真的滾出了被子,一臉糾結地揉著自己的大腿,「我也要睡覺啊。」

  「回你家睡。」千手扉間躺進被子裡,彈指熄滅油燈,卻感覺到有個人又鑽了進來,暖呼呼的,宇智波家的查克拉。

  宇智波泉奈打了個哈欠,「現在太晚了,明天再回去。」

  千手扉間推了他一下,便聽見對方嘶了一聲,隨後又是一句咬牙切齒的你故意的吧?於是他嘆了口氣,轉過身子背對著宇智波泉奈閉上眼睛。到底也十幾年沒和誰同床共寢,反正沒有睡意,正要推敲宇智波泉奈身上的傷打哪來時便聽見對方開口:「你剛才在祠堂裡都祈求些什麼?」

  「祈求千手每一次對上宇智波都能夠大殺四方地完勝。」千手扉間隨口回答。

  宇智波泉奈便笑了,清清脆脆的,不是冷笑也不是嘲笑,「這種事情再怎麼求神都不會有用,你以為宇智波的強大是怎麼來的?」

  千手扉間睜開眼睛,翻了個身面對宇智波泉奈,「只是在堅定信念。因為我永遠都不夠強大,所以對於無法掌控的事情會恐懼是當然的吧。」

  「那就不斷變得強大不就行了。」宇智波泉奈在黑暗中仍然能清楚地看見千手扉間的眼睛,紅,風雨來臨前燃燒的晚霞。他差點就要開啟寫輪眼。眨眨眼睛,他又開口:「你總是想得太多,我就討厭你這點。」

  千手扉間頗不以為然,「想得多一點才好和宇智波對抗。」

  宇智波泉奈呵了一聲,「可惜總有事與願違的時候。」然後閉上眼睛,似乎真打算要睡了。

  所以才跪在祠堂裡祈求啊。千手扉間翻了個白眼。

  此時東方天際已透出微光,兩人一齊擠在一床棉被裡,亂世裡片刻沉酣,無夢無魘不驚不覺。當晨鐘緩緩敲響,兩人同時睜開雙眼,紅色對紅色,宇智波泉奈半傾起身子飛快在千手扉間嘴唇上吻了一下,抄起昨晚桌上的沒有收起的傷藥就從窗戶翻了出去。

  不過幾秒鐘的時間,千手扉間解開所中的幻術時人早已不見。然後有人敲他的房門,又急又重。他沉聲問道:「什麼事?」

  「報告扉間大人,羽村一族剛才送來戰書,誣賴我們殺了他們一位長老!」

  宇!智!波!泉!奈!





  所以後來宇智波泉奈慘遭千手扉間的飛雷神斬,卻也沒死呢。

                               End





泉奈奈為什麼沒死大家都知道為什麼(。

评论 ( 3 )
热度 ( 39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