磚牆之下。

此處應有天雷勾動地火。

【黑子的籃球】明天過後(笠→黃→青→黑)

嵐嵐點文,三個單箭頭清楚明瞭,沒有結局、莫名其妙。

另外我覺得其實黃瀨挺攻的(。





  若覺得天氣潮溼悶熱,他也會在放學後到便利商店買一枝冰棒吃。

  以前啊都是和小赤司小紫原小綠間小青峰和小黑子一起來,偶爾還能遇上第二件半價之類的優惠,現在嘛……

  「混帳,練習時間你去買什麼冰棒啊!」笠松幸男抬腳朝黃瀨涼太的屁股狠狠踹了下去。

  黃瀨涼太特有的海帶狀淚水再次出現,他揉著微微發疼的屁股,委委屈屈道:「學長每次都好兇啊!」

  笠松幸男忍著沒再補他一腳:「除了我還有誰會兇你?」

  「也是呢。」黃瀨涼太拿起一顆球:「學長,要不要和我來場One on One?」

  無論是出於學長的尊嚴還是其他正蠢蠢欲動著的什麼,笠松幸男都不會拒絕黃瀨涼太,他只道:「不要給我太亂來,明天還有比賽。」

  黃瀨涼太運球走到場中央:「這種事情我當然知道。」

  明天呢,和桐皇學園比賽。和小青峰比賽。

  兩支球隊入場時都引來了盛大的歡呼。

  黑色球衣五號,那位王牌隨意地站著,藏青色的眼睛望向藍色球衣七號,這位王牌還在和隊友們說話。

  然後黃瀨涼太突然就轉過頭來,兩人視線相撞。

  小青峰氣勢真強,看來是充分熱身過了呢。

  而青峰大輝神色未動,眼底的暗湧卻是起起伏伏。

  一年,你變強了多少,你能在我手中搶到多少分數,又能帶給我多少樂趣?

  當然黃瀨涼太變強了不少,這點在球賽開始倒數計時之後便即刻得到證明,能在全國大賽上會師,桐皇學園與海常高中皆是勁旅,其他選手自然也不弱,可最引人注目的仍然是王牌對王牌。

  青峰大輝是最強的,今吉翔一仍是一派從容地微笑著,我們要相信他。

  球鞋在地板上摩擦出刺耳的聲音,而那人手上似黏有專門吸引籃球的磁鐵,不管是運球投籃過人截球,每一個動作都流暢的不像話。

  自己呢?能做到嗎?黃瀨涼太看著那藏青色的背影想著。

  這樣的敏捷性、這樣的絕對自信。

  黃瀨涼太笑了:「我不會再憧憬你,不會再一直追逐著你了。」

  國中二年級時他就是被這個人吸引所以才進了籃球部,這個人是他十四歲人生裡第一個無法輕易就被打敗的存在。可又何止無法輕易?他努力再努力,付出了比其他人都多的時間與力氣練習卻還是無法追上那人的腳步。

  多麼特別多麼耀眼多麼帥氣,黃瀨涼太就這樣追在青峰大輝的身後,兩年過去,他覺得他再不追上大概就要像那沙漠中迷途的旅人,因為缺水或是力竭而死。

  有些事情是因籃球而起,可最後卻與籃球扯不上邊。

  所謂崇拜通常都是小心翼翼並且懷抱敬意的,在帝光籃球部的兩年黃瀨涼太一次又一次地找青峰大輝One on One,只想著和這個人打球,贏?先打了再說。

  這是一種享受,黃瀨涼太是真的很喜歡很喜歡籃球,因為青峰大輝。

  因為青峰大輝那樣的強大,籃球這項運動也才有意思,他會一直努力,到他堪稱青峰大輝敵手的那一天。而他也始終相信著那一天總會到來。

  到了那一天他的籃球就會被青峰大輝給認同,黃瀨涼太這個名字對於青峰大輝來說也會是特別的。獨一無二、絕無僅有。

  只不過是想要第一次贏過小青峰。

  趁著中場休息的十分鐘黃瀨涼太就跑出去透透氣。多久沒和小青峰見面了呢?雖然都有彼此的短信,但他們還是沒有來往,一是距離太遠生活圈基本上沒有任何的交集,二是他怕自己的心思一不小心就會被發現。

  「黃瀨君。」

  黃瀨涼太轉頭,露出一個驚訝的表情:「小黑子?你怎麼會在這裡?」

  黑子哲也還是那一百零一號表情:「我們訓練正好結束就過來看了。」

  「所以不是特地來為我加油的嗎?」黃瀨涼太不無遺憾。

  黑子哲也搖頭:「不是的。」

  黃瀨涼太嚎了幾聲真過份之後便收起了玩笑,問了黑子哲也一個有趣的問題:「小黑子你覺得今天我和小青峰誰會贏?」

  「不知道。」黑子哲也老實回答。

  因為你們兩個都還沒有放棄,所以不管最後贏的是誰我都不會驚訝。

  黃瀨涼太再次確認自己的鞋帶有沒有綁好,露出一個淡淡的微笑,真不愧是小黑子呢,這樣說我還是有機會的吧?不過如果是小青峰聽到了會怎麼想呢?

  嗤之以鼻,還是皺起眉頭來說哲你開什麼玩笑?

  能贏過青峰大輝的人只有青峰大輝,那是籃球。黃瀨涼太早就知道在另一場比賽上青峰大輝已經一敗塗地了,只是他本人還不願意承認罷了。

  奇蹟的世代擁有黑子哲也所沒有的才能,黑子哲也卻也有他們所沒有的那一絲澄澈。因為不曾擁有所以不會沉迷於力量,這不知道是幸還是不幸,不過答案是什麼也不重要了,黃瀨涼太只知道畢業典禮當天他們跑遍整個帝光都沒找到黑子哲也時青峰大輝臉上的表情讓他看了很不爽。

  那種表面上不在意實際上很失望的表情,他又不是猴子怎麼可能看不出來。

  原來除了籃球還有一個誰能讓青峰大輝露出這樣的表情。

  說起來小黑子的確比自己早入部、比自己早認識小青峰,黃瀨涼太沒有去思考如果是自己先的話會怎樣,那沒有意義,他才不是影子,他也絕對不會甘心只做一道影子,可是那個人可以,這樣才特別。

  他們手中的武器本來就不一樣,黃瀨涼太比黑子哲也優秀的地方就是他可以光明正大地站在場上與青峰大輝較量,無論勝負如何,在那個當下青峰大輝眼中只有籃球和手裡拿著籃球的自己。

  何況黑子哲也無心於這場戰事,所以黃瀨涼太的敵人只剩下自己。

  下半場開始了,多虧前輩們守住比分讓他完成了最後的模仿,當最強的遇上最強的,這樣矛盾的衝擊之後結果究竟如何?

  黃瀨涼太右手運球,右腳同時往前跨了一步,接下來卻馬上把球移到左手,同時左腳向後退,右腳往前一蹬就衝了出去。青峰大輝對上這不到半小時前自己才使出的招式一時間竟也沒反應過來,可當他回神過後便立馬追了上去。

  論速度的最大值黃瀨涼太仍然不及青峰大輝,可他到底也是個天才,青峰大輝的敏捷性與反應他一樣有,就再要被蓋火鍋的千鈞一髮之時本來應該要扣籃的手帶著球疾速往下繞到了背後,輕輕一拋,唰一聲兩分得手。

  當青峰大輝臉上出現名為吃驚與茫然的情緒時黃瀨涼太真有種熱血沸騰的感覺,不是與勁敵交鋒或者贏得比賽那種,而是終於得到夢寐以求的東西的喜悅。

  很像小孩子,單純、不成熟的小孩子。

  接下來青峰大輝卻集滿四犯,黃瀨涼太的眼神暗了暗,不意迎來那人一個強而有力的火鍋與比之前更為強盛的氣勢。

  我還不需要你來可憐,黃瀨。

  也是呢,如果小青峰就這樣認輸了的話又怎麼值得他追逐到現在,甚至在這一場球賽打完之後自己又會對籃球失去了興趣也說不定。

  最後海常高中輸了,輸給了桐皇學園。

  黃瀨涼太坐在地上喊住青峰大輝:「小黑子有來看我們的球賽喔。」

  青峰大輝愣了愣,隨即抬頭望向看臺,在遍尋不著那存在感十分之低下的人之後嘁了一聲:「來了又怎麼樣?看你被殺得片甲不留?」

  「小青峰真是的,」黃瀨涼太無奈笑了:「小黑子才不是特地為了我來呢。」

  雖然也不是為了你。黃瀨涼太沒有說出來,只是再一次地看著青峰大輝又一次怔愣的臉。期待越大失望越大,投入越多傷害越深。

  某種層面上我也算幫你出了一口氣呢,小黑子?

  至於他欠你的你欠他的他欠我的我欠他的你欠我的我欠你的,這些都還沒有完,對吧?


评论
热度(6)

© 磚牆之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