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彌生02(猿尊同居三十題06-10)

01





6.大掃除

之一

  他關上水龍頭,將清洗完畢的碗盤放回櫥櫃,裡頭似乎有個黑影一溜煙跑過。

  於是他又洗了一次手。從廚房出來正看見周防歪在沙發上發呆。

  鏘啷一聲短刀的前端沒入瓷磚,一隻黑得發亮的小強肚破腸流,白色體液都濺出來了還兀自掙扎著。

  周防睇了一眼離自己腳趾只有三公分距離的刀刃,默默換了個姿勢。

  「抱歉。」伏見抽了兩張衛生紙,有些嫌惡地捏起那死得極其壯烈的小強。然後他環顧這間半大不小的公寓:「嘖,看來得徹底打掃了。」

                            2014.06.18(三)

 

 

之二

  過去三年都全勤的伏見先生竟然一口氣請了三天假。特務隊的隊員們八卦性格不改,一大早就開始嚼舌根。

  「伏見君請的是公假喔。」宗像不知何時已經站在了門口,精神奕奕的。

  眾人懵了,半晌後道明寺才吶吶地問:「什麼事情這樣緊急又機密啊?」

  宗像微笑著穿過辦公室,靴子的跟敲在地上,清脆而規律。然後他拿出終端:「是一個以觀察為主的任務。」

  鈴聲響起,伏見嘖了一聲,將手中的抹布往水桶裡砸,激起水花陣陣,接著他又把手在褲子上擦了擦才從口袋裡掏出終端。

  「這次的動作有些慢呢,伏見君。」

  「室長,我應該跟您說過……」伏見瞟了眼陽臺的方向:「尊先生,請不要一邊抽菸一邊洗紗窗。」

  宗像很不厚道地開啟了擴音,又說:「看來你的確是手忙腳亂呢,這還真難得。」

  伏見維持著跨坐在梯子上的姿勢,瞪著才擦到一半的燈座回答:「如果您不要無聊到在上班時間干涉下屬的私生活的話,我會輕鬆許多。」

  另一端的宗像推了推眼鏡:「伏見君怎麼可以這麼說呢?我可是准了你的公假啊。」

  「當初我向您提出的是事假申請,況且我也不覺得對您有必要……」伏見再次對著陽臺的方向說話:「尊先生,那個水龍頭要轉左邊……」

  接著Scepter4特務隊的眾人透過宗像的終端聽見一聲巨響,然後是嘩嘩的水流聲。十秒過去,低沉的男聲傳了過來:「宗像。」

  「哦呀,你想跟我說什麼呢?周防。」

  周防扒了扒自己溼答答的頭髮:「你還真閒啊。」

  還不待宗像回答,終端裡再次傳出伏見的聲音:「抱歉,室長,請容許我先掛斷了。」

  到底他也是知會而非詢問,Scepter4的眾人盯著發出嘟嘟聲的終端,一片安靜。

  伏見嘖了一聲,隨手將終端扔到沒有因水管爆裂而遭殃的一把椅子上,然後他看向周防。

  那人像做錯事的孩子一樣,有些心虛地別開視線。

  「嘖,先換衣服吧,至少不要感冒了。」

                            2014.06.19(四)

 

7.瀏覽過往照片

  把每一個角落都清潔得一塵不染後物品的歸位也遮騰得人快要發狂。

  伏見站在書架前把電玩雜誌放回書架上,從兩、三年前到上週剛出版的。

  有張紙片嗤地落在腳邊。他彎腰拾起,竟是一張有些泛黃、邊角有些捲起來的照片。

  畫面上是朝氣蓬勃的八田、快要睡著的周防和一臉彆扭的自己,三人按照順序由左而右坐在吧檯前,背後草薙細心擦拭過的高腳杯閃閃發亮。

  他再低頭看看手中的物什,一本陳舊的相簿。

  在馬刺身,不,白色豆餡燉豆腐事件結束後十束又孤身闖了Scepter4的宿舍一次,塞給他一本相簿:「這是備份的,放小猴子這裡一定很安全。」

  他嘖了一聲,將照片與相簿隨手擱在一邊,繼續未完的工作。

  好容易大掃除結束,伏見正準備爬上床時正好瞄到了那平躺在桌子上的相簿,一時興起乾脆將之拿到床上翻看。

  浴室門打開,周防頭髮濕淋淋的走出來,伏見於他躺倒在床上前先發制人:「把頭髮弄乾。」

  於是周防只好不情願地拿毛巾往自己頭上胡亂揉了一陣,然後他正準備睡下時看見了伏見手中的相簿。

  伏見翻頁的手頓了頓,還是繼續看下去。

  周防陪著他看了一會便轉身背對著他躺下了。伏見微怔,隨即放下相簿,關了燈,在黑暗中從背後擁住那人。

                            2014.06.23(一)
(補遺:當然他不會知道同樣的相簿在草薙房裡、安娜房裡、八田房裡甚至周防曾住過的HOMRA吧二樓房間裡都有一本。)

 

8.吐槽對方的生活習慣

  「這時防守要按B鍵。」這該是他今晚第十六次說這句話了,伏見有些無奈地嘖了一聲。

  他以為世界上構造最簡單的頭腦應該在八田身上,此刻這想法被徹底顛覆。

  砰一聲,周防的頭砸在鍵盤上,同時螢幕上顯示出GAME OVER的字樣。

  伏見又嘖了一聲,伸手按下Esc鍵跳出遊戲畫面:「你什麼時候才不打瞌睡?」

  「啊,晚上電腦螢幕太亮,睡不著。」周防回答。
                            2014.06.25(三)

 

0.彌生

  隨著周房開關冰箱門的動作一張便條紙掉落在地上。然他顧著將塑膠封膜拆開和把盒子放進微波爐裡,就這麼任他躺在那兒。

  上頭將如何加熱微波食品的方法寫得極其詳盡,儼然把人當白癡。

  周房嚼盡盒內的食物後拿到水槽裡胡亂沖洗了一把便丟進回收桶中。

  然後他在沙發上呆坐了一會便起身望外走,屋內空落落的。

  午後總令人昏昏欲睡,冬日裡寒風刺骨,更沒幾個人在街上行走。周防本來也沒有目的,卻還是走回了熟悉的地方。

  他的手搭上門,想起此時HOMRA吧尚未營業,正想收回手時門開了,有誰撞進他懷裡。

  「尊哥?」八田急忙往後,差點兒仰面跌倒,最後還是周防拉了他一把。

  他的雙手於綁在腰上的外套上胡亂擦了一陣,又抬手摸著自己的帽子:「沒想到您會回來。」

  周房抬頭朝裡面看去,對上兩雙眼睛。

  那在墨鏡之後的溫文有禮,那清澈無機質的一如既往。

  「喲,今天真是難得啊。」草薙道。

  於是他舉步朝裡面走,熟門熟路地坐上吧檯前的椅子,草薙倒了杯開水給他,安娜也跑到他身邊要他抱著自己。

  趁著周防將小姑娘抱到膝上時草薙向從方才就呈呆滯狀態的人打了個招呼:「八田,交代你的事情還是不要忘了喔。」

  聞言八田才急匆匆地跑出去,弄得門上風鈴響個不停。

  然後草薙轉過來,看著喝水的周防道:「我猜猜,你和伏見吵架了?」

  「不是。」周防答。

  草薙嘆了口氣:「尊,我不懂那孩子在想什麼就算了,可有時候我也真的不懂你。」

  「尊,寂寞。」安娜忽然抬頭說道。

  周防沉默了一會,然後說有人比我更寂寞。

  又有誰推門進來:「草薙哥,我剛剛在路上遇到八田哥,他看起來有些奇怪,我叫他也不……」

  周防打了個哈欠,草薙再次無奈提醒:「鐮本,把門關上。」

  「噢……」鐮本這才將門關好,對周防鞠了一躬:「您好!」

  那人慵懶的眉眼微挑,草薙卻搶在他之前說話了:「你要不要上去睡一下,房間還是和以前一樣。」

  「啊。」

  其實自從和伏見開始生活後周防便鮮少晝寢,即便還是和從前一樣懶懶的,可他給人的感覺總少了幾分壓抑。也許久不做噩夢了。這一睡就是七個小時,周防醒來時樓下很吵,他慢悠悠晃下去了,一時間鴉雀無聲,然後是整齊響亮的「尊哥好」。

  周防理了理自己睡得有些凌亂的頭髮,不著調地說:「你們繼續。」

  草薙出雲八田美咲櫛名安娜鐮本力夫赤城翔平千歲洋……

  誰的酒還沒喝完,誰和誰的牌局還沒分出勝負,誰又肚子餓了,誰新交了一個女朋友?

  「尊,喝一杯吧。」草薙站在吧檯後對他說道。

  周防上前一飲而盡,然後不發一語地推開門走了出去。

  風鈴聲叮叮咚咚,又怎麼會沒有人注意到呢。可八田還在和赤城打牌,鐮本還在吃宵夜,千歲還在和女友熱線。

  「尊沒穿外套。」安娜轉頭對正在擦拭杯子的草薙道。

  草薙墨鏡後的眼眸彎彎:「是呢,安娜覺得尊會不會被罵?」

  吠舞羅因為周防尊而聚集在一起,而今那人不再是王了,可他們還是要在三更半夜到HOMRA吧來,沒什麼改變。

  不可以不想要也不會改變,他們的生活啊。

  周防回到伏見家時那人正站在客廳,在他按門鈴時幾乎是第一時間就開了門,之後卻一言不發地回到電腦前繼續做事。

  下午睡得太多,周防就坐在伏見旁邊陪他熬夜,那人打字的手飛快,啪啪啪的很大聲。有些太用力了。

  周防靠近了一些,伏見轉過頭來。酒氣和牙膏的味道。

  寂寞嗎你?

  周防忽然就打了個噴嚏。

  「嘖,去洗澡刷牙睡覺。」

                            2014.08.11(一)

 

9.相隔兩地的電話

  伏見跟著宗像去了德國不知道要幹什麼,反正就是坐上飛機走了。

  周防沒有自己的終端,出發前伏見問他知不知道室內電話在哪,周防啊了一聲,伏見當他知道了便出門去。

  到達德國後伏見特地在半夜給周防打電話,電子音響了一分多鐘無人接聽,他就把終端扔到枕頭旁。這是因為時差呢還是自己熬夜習慣了,現在的他一點睡意也無。

  一天兩天三天,伏見不打電話了,那個人是睡死了餓死了還是在去HOMRA吧的路上把自己搞丟了誰知道呢。

  第四天他和宗像在發現石板的坑裡勘察時電話響了起來,伏見立即感受到了頂頭上司揶揄的目光。

  「嘖,十分抱歉。」他把來電按掉了。

  左邊右邊,他指腹下的區域是綠色的。

  「沒關係,我只是想和伏見君說周防尊的重生應該與石板能量異常有關。」

  伏見道:「根據這些數據來看,石板能量的確在周防尊重生之後就有暴走的傾向……」

  「挺像他的,不是嗎?」宗像的表情有些微妙。

  「喲。」

  伏見再次掏出終端來,剛剛那聲音確是從這裡頭發出的。

  該死。

  宗像推了推眼鏡:「喔呀,伏見君,你能給我一個解釋嗎?」

  「嘖。」這次他真是把電話給掛了。

                            2014.08.12(二)

 

10.早安吻

  生理時鐘真是個他媽好用又他媽折騰人的東西。

  伏見睜開眼睛,望望拉得嚴嚴實實的窗簾,翻了個身試圖再睡,可幾年的公務員生活真夠令他培養出勉強算不錯的生活作息。

  接著他才後知後覺地感知到有一到目光正緊鎖著自己。

  本來在這個時間總是睡死的周防不知道為什麼就醒了過來,一臉惺忪地看著伏見。

  「有什麼事情嗎?」

  半晌周防傾身向前:「啊,你回來了。」

                            2014.08.13(三)


评论 ( 4 )
热度 ( 15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