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彌生01(猿尊同居三十題01-05)

1.相擁入眠

  他猛地坐起,背後汗濕了一片,眼前夜色濃釅如墨。

  至少還有一點星火於幽微中明明滅滅。

  周防回頭,正撞上伏見茫然的眼神。

  陽臺上風很大。伏見胡思亂想著,乾脆連眼鏡都沒有戴就下了床推開落地窗,冷冽的空氣撲面而來。

  「做噩夢了?」周防吐出一個煙圈。

  伏見沒有回答,只是盯著周防手裡發著光的菸頭。剛才的夢裡他看見這人的火光如同這點微弱的火星,一撚就熄滅。

  事實是周防現在要點菸只能藉助於打火機。

  周防往回走,伏見也跟著進來,順手關上身後的落地窗:「大半夜的跑出去抽什麼菸。」

  「啊,」周防微微歪頭:「醒了,就起來了。」

  伏見微怔,周防倒回床上:「沒有夢。」

  「嘖。」伏見也爬回床上,那人難得沒有背過身去。

  他往周防的身體靠近了一點。

  再近一點。

  他乾脆環著那人的腰。約十幾秒過後,周防也抬起手搭上他的肩膀。

  「睡吧。」

  一覺到天明,無夢。

                            2014.06.11(三)


 

2.一同外出購物

  「你去嗎?」周防穿上皮衣外套,轉頭問道。

  伏見停下打開冰箱的動作:「去哪?」

  「買菸。」

  「不……」伏見打開冰箱:「我去。」

  該死的咖啡竟然沒了。

  於是兩人徒步至附近的大賣場,結帳時推車裡放著四箱六罐裝的黑咖啡和兩條十二包裝的香菸。

  女櫃員看著頹廢混混樣的周防和頹廢書卷氣的伏見,聲如蚊蚋:「請問刷卡還是付現?」

  伏見才掏出錢包就發現周防手裡拿著一張亮面的黑色信用卡。

  他嘖了一聲:「請收回去。」

  周防卻逕自將卡遞給了櫃員。

  回家時伏見一路沉默著,最後才彆扭地說:「咖啡的錢我會還你。」

  「啊?」周防漫不經心地反問:「我付和你付有差嗎?」

  (伏見:所以我討厭心胸寬大的人。)

                            2014.06.12(四)

 

 

3.半夜一起看恐怖電影

  畫面中突然竄出一抹白影,接著是一張被放大的腐爛人臉,隨之響起一聲淒厲的慘叫。

  電腦螢幕與電視螢幕同步播放著某遊戲的原作電影,聽說戰慄指數有五顆星。

  伏見與周防捧著泡麵窩在沙發上,邊看著一名中年男子被從牆上長出來的頭髮絞死,邊吸著Q彈的麵條。

  忽然周防就打了個噴嚏,伏見睇了一眼他身上的短袖T-shirt,放下泡麵起身去拿小毯子。

  回來時畫面中的人正舉著火把驚慌地左顧右盼著。

  一把火燒得連灰都不剩了還需要怕什麼?伏見想。

  然後他抖開小毯子披在周防身上。

                            2014.06.13(五)

 

 

4.一方的起床氣

  昨晚實在太晚睡,伏見乾脆到了早上才沖了個戰鬥澡,當他頸上掛著毛巾、髮梢兀自滴著水從浴室裡出來時周防恰好翻了個身。

  然後伏見就這麼眼睜睜地看著他滾到了地板上。

  「醒醒。」他走上前蹲下身搖了搖周防,乾脆連吐槽都省了。

  周房卻背過身去,伏見嘖了一聲:「要睡就回床上去。」

  那人不為所動,伏見於是又咂了咂舌,留周防躺在地上逕自上班去了。

  周防這一覺睡到了日上三竿,他迷迷糊糊地從地上爬起來,進了浴室胡亂梳洗過後便懶洋洋地走至飯廳。

  桌上放著一份已經冷掉了的歐姆蛋,上頭用番茄醬寫了些什麼。

  周房坐到椅子上,抓著叉子朝蛋的中心狠狠插了下去。

  正在同宗像禮司做例行報告的伏見毫無預警地就打了兩個噴嚏。

                            2014.06.16(一)

 

 

0.彌生

(本來是要寫第二個版本的起床氣,一會兒就跑題了,又想那寫尊哥怎麼進伏見家的吧,一會兒又扯到八田,連我自己都不知道這配對是怎樣的了,勉强還是猿尊为主軸吧,思緒很亂,有些東西没表達好,應該還有後續的,吧)
 

  鬧鐘響起,伏見迅速按掉,然後一股碌從床上爬起。今天是個上班日,他很快進入模式。

  而無論生活的基調是如何,雜亂的環境總令人望而生厭,多年來他還算有照顧好自己。

  正當他要疊被子時卻發現那織物的另一端也被另一股力量箝制著。

  尊先生……周防尊。

  他還沒習慣和另一個人一起的生活。

  數年前他斷然離開某一個開朗到有些無腦的笨蛋,同時也與眼前這位曾令他恐懼到五體投地的人漸行漸遠。

  也不是沒想過失而復得,但那只是他繁忙公務生活裡的吉光片羽,大多數的時間裡他也對這種事情嗤之以鼻。

  真發生時他固然驚訝,但更令他啞然的是對象似乎錯了。

  而今他還是會有那麼些偶然的機會碰上八田,唇槍舌戰之後難免要打上一架。新仇加舊恨,背叛了吠舞羅又搶走尊哥。

  反正而今的八田斷沒機會贏過他,他的戲謔與對方的憤怒只不過是生活中尖銳卻又聊透頂的插曲,就像站在刀鋒上互相推擠著。

  伏見嘖了一聲,周防重生的當時他經歷了三個孤單寂寞覺得冷的失眠夜才在宗像睜一隻眼閉一隻眼的情況下忍不住跑到HOMRA吧外看著。

  那地方還是一如記憶中擾嚷喧鬧,吵到他以為自己不會被酒吧老闆發現。

  「真是稀客呢,」草薙溫和地說:「尊消耗了太多的力量,又被青之王捅了一刀,鐵打的身體也會吃不消,所以這幾天必須早睡。」

  他什麼都沒說,草薙卻遞了張衛生紙過來。

  上一次的狹路相逢時八田有些不甘心地對他說:「早知道在尊哥面前哭一下他就肯留下來,吠舞羅的眼淚一定比你猴子多。」

  當下他只覺得啼笑皆非,同時也默默腹誹著美咲當初我勸你別加入吠舞羅你不聽難道是因為我不夠苦情嗎?

  可之後他還是忍不住回憶起那天晚上。正當他像個三歲小孩一樣淚腺不受大腦控制時周防出現在他面前。

  那人只是睡前多喝了兩盒果汁牛奶所以起來上廁所。

  溫暖的手掌放在他頭上半分鐘後即被抽離。他甚至不記得那時他怎麼抓住了正要上樓睡覺的周防。

  「猿比古難過,」小蘿莉從周防身後探出頭來:「尊不在。」

  那人微微挑了挑眉,卻沒有把自己的手抽回。草薙俯下身子對安娜道:「我們到樓上等尊好不好?」

  安娜看看周防又看看他,乖巧地點點頭。

  但是他在那一大一小兩身影消失於樓梯轉角處後便立即放開了手:「抱歉。」

  「你在對誰說抱歉?」周防問。

  他不記得自己怎麼回答的,又或者他根本也沒回答。

  混亂的記憶片段跳躍至他回到Scepter4時恰遇上了宗像。

  那一定不是巧合。

  宗像說:「哦呀,真是剛好呢,伏見君。」他推了下眼鏡:「從明天開始你有隨時搬出宿舍的權力。」

  要不是他那時鼻音太重肯定會提出一連串質疑。問題絕不在於經費,他身兼資訊課課長又被納入特務隊中,就算帳上沒有明確數字,但總有一些雜七雜八的獎金提供變相加薪的管道。

  這位宗像室長做事自有一套法則,例外是其個人的惡趣味,可宗像從來都把握得很好,不會讓遊戲過分僭越到公事上。

  這種其來有自卻令人摸不著頭緒的感覺很不好受。

  兩天後他看見周防自下午就抽著菸站在屯所外時,據日高所說,伏見先生在那兩個小時內給人的感覺比以往要溫和稚氣一些,挺符合他年紀的。

  而當他聽見周防說我要住你家時從頭到腳一陣惡寒。

  他沒有問周防原因,只想著死也不要惹上宗像禮司。

  伏見套上吠舞羅的制服,煩躁地抓起一邊的頭髮。

  事到如今,青之王時不時就會拿些關於赤之王日常起居的問題來調侃他,有次他忍不住脫口而出:「您真這麼好奇的話何不親自觀察?」

  「哦呀,伏見君這樣說似乎對周防尊不太尊重呢。」宗像的微笑依然優雅:「況且我是不跟野蠻人一起住的。」

  嘖,真想放假。

  一個風和日麗的下午,八田難得露出踟躕的表情:「草薙哥,為什麼尊哥就這樣跟那死猴子跑了?」

  「注意用詞,八田。」草薙放下手中的酒杯,若有所思:「也許那個時候十束無法做到的事情尊在無意識的情況下達成了吧。」

                            2014.06.16(一)

 

 

5.做飯

  忍受了一整天枯燥乏味的工作和無聊上司的疲勞轟炸,伏見摸出鑰匙打開門時才想起回家的路上應該順便買晚餐。

  一個人時遇上這種情況他就乾脆不吃了。伏見嘖了一聲,叫外賣吧。

  門被打開後卻有飯菜香撲鼻而來。他吞了口口水,周防手中端著個盤子從廚房內走出來。

  「喲。」那人漫不經心地同他打了個招呼。

  伏見默默轉身將門關好,深吸了一口氣然後問:「那圍裙哪來的?」

  周防低頭看了看自己身上粉紅色為底、印著小獅子王追逐著蝴蝶圖案的圍裙,老實回答:「草薙說必須穿著。」

  酒吧老闆的品味原來是這樣。伏見接著用一種撞鬼的眼神看著周防:「你睡覺著涼了?」

  「我可沒那麼虛弱。」周防回答。

  伏見決定接受眼前的事實,反正這也沒什麼不好。只是他真無法克制自己像三姑六婆一樣發問:「你本來就會這些?」

  「啊,以前幫著草薙做過。」周防坐到了餐桌前。

  伏見觀察了一下菜色,的確都是以前在吠舞羅吃過的,有些甚至還存在於HOMRA吧現今的菜單上。

  也就是說周防今天回去過了。伏見忽然想今晚如果是吃外賣也挺不錯的。

  此時廚房內的電鍋發出尖銳的聲音,周防對伏見道:「燉肉好了,你去拿出來吧。」

  他還來不及說什麼周防又遞過來一個東西:「這個給你。」

  於是伏見嘖了極響亮的一聲,鬼才要穿粉紅色的小獅子王圍裙。

                            2014.06.17(二)

评论
热度 ( 2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