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子的籃球】相戀十年三十題20-30(黃火/赤青)

拖了三年我也真是ry

特別OOC,但是特別爽(欸

就說了是傻白甜。





20.公路旅行(黃火)

  積攢了一整年的休假一次請光,黃瀨正好要到北美工作,纏了經紀人整整兩個禮拜,終於獲得許可與男朋友出去玩耍。經紀人嫌棄地摀住他淚光閃閃的漂亮眼睛:「你家裡那位到底是怎麼每天和你這種黏膩的個性相處的?」

  黃瀨涼太嘿嘿一笑:「小火神從來沒真的嫌棄過我。」

  經紀人覺得自己說錯話,連忙讓黃瀨涼太趕緊收拾走人。黃瀨涼太與赤司征十郎和青峰大輝也有約,在對方的幫助下計畫了一次隨興的公路旅行,去接火神大我的機時,就開著一部租來的Buick。

  其實火神大我本來沒要黃瀨涼太特地到機場這麼個容易被認出的地方皆他,童年在美國度過的火神大我回到北美來簡直如魚得水。他坐上了黃瀨涼太的副駕駛座,主動給對方一個小別勝新婚的擁吻。

  他們踏上公路旅行前還去看了一場青峰大輝的比賽,火神大我看得熱血沸騰,幾乎就在球場邊摩拳擦掌起來,比賽結束後當然又和黃瀨涼太去了街頭籃球場,與青少年們玩耍得忘我。

  公路旅行說來好玩,其實也挺累人。一輛車子孤零零馳騁在長得看不到盡頭的洲際公路上,四周景色一成不變,車上就兩個人,黃瀨涼太和火神大我聊天聊到嘴唇碰在一起。他們把車窗搖下來吹風,吻著吻著一輛跑車打旁邊呼嘯而過,聽得見車上年輕人的叫好,口哨聲大概是被引擎聲和風聲給掩蓋了。

  黃瀨涼太將手伸出車窗外,食指與中指交疊,架在鼻樑上的太陽眼鏡反光,咧開的嘴巴裡的潔白牙齒也在反光,火神大我看著他,忽然就笑了出來。

  他的男朋友永遠像個大男孩兒,永遠青春。不老的愛人。

 

 

21.人群裡你的氣味(赤青)

  比賽甫結束的休息室裡那氣味確實挺令人崩潰。青峰大輝總是先沖個澡才回家,偶爾赤司征十郎親自到場看比賽時更應該如此。

  一日竟教他撞見赤司征十郎被兩個性感美女調戲的現場,赤司征十郎氣勢十足,個頭畢竟不高,看在女人的眼裡是又可愛又有魅力,有趣的綜合體引來搭訕已然不是第一次。青峰大輝饒有興趣地悄悄倚在牆邊看著,也不幫忙解圍。

  性感美女稱讚赤司征十郎身上的味道好聞,令人覺得十分舒服。赤司征十郎禮貌地道謝並拒絕邀約,給了她們自己助理的手機號碼,這才得以解脫,走到青峰大輝身邊。

  青峰大輝湊近他穿著休閒服的肩膀聞了聞:「我怎麼沒覺得你身上有什麼特別的味道?」

  赤司征十郎微笑:「那是因為你沖澡的清潔用品和我一樣啊,大輝。」

 

 

22.被忘記的紀念日(赤青)

  戶籍遷移之後就可以名正言順地結婚,朋友們曾向赤司征十郎與青峰大輝提過,可是兩人畢竟仍打算著也許十年二十年後還要再回到日本。所以也僅僅是在一次短期旅遊,一座不知名的小教堂裡,在陽光透過彩色玻璃的繽紛色彩下擁吻並交換戒指。

  青峰大輝可是一個從小到大沒忘記過青梅竹馬生日的人,而赤司征十郎則有著過目不忘的本事,然而他們倆的「結婚紀念日」卻在往後的日子裡不曾被再次提起。

  那天青峰大輝難得露出認真又有些惶恐的表情,赤司征十郎站在他身邊,兩隻手十指相扣,也有幾名當地人或者觀光客向他們釋出善意與祝福。赤司征十郎將自己的臉貼近青峰大輝的臉:「大輝,從今往後我是唯一。你願意嗎?」

  青峰大輝近距離看他異色的雙眸,咧嘴一笑:「我能不願意嗎……我願意。」

  戴上戒指的後果就是青峰大輝被媒體追殺了好一陣子,他終於坦承:「我們不知不覺就在一起了,然後也很自然地交換戒指……大概是七月六號吧。」他有些煩躁,「每天都在一起了啊,我就不記得日子了。」

 

 

23.逃家(黃火)

  笠松幸男又一次接到火神大我的電話時有些意外,聽聞對方要來接黃瀨涼太的時候皺起了眉頭:「這兩天黃瀨沒有來找過我。」

  火神大我愣了一下:「可是……黃瀨涼太不在家裡。」

  「也許是有什麼臨時通告了吧。」笠松幸男安靜地翻了個白眼。

  火神大我說自己會在家等等看,也就把電話掛了。可是直到他做好了兩人分的晚餐也不見黃瀨涼太,打手機又都是關機狀態,他幾乎想報警了。

  忽然隱約傳來鑰匙插入鎖孔的聲音,他趕緊跑過去直接開了門,就看到黃瀨涼太猛然抬起耷拉著的頭,滿臉驚喜:「小火神你回來了!」

  火神大我嗯了一聲:「黃瀨你去哪裡了?」

  「我……我去……」明明只比對方矮一公分,黃瀨涼太卻要小心翼翼地偷偷看他一眼,「我去賓館住了一晚上。一個人,我保證。」

  他倒不是在懷疑這個。火神大我擰起他的分岔眉:「為什麼要去住賓館?我打給笠松前輩的時候他說不知道你在哪裡,很令人擔心啊。」

  黃瀨涼太可憐兮兮的:「因為小火神每次出很危險的任務我也會擔心啊,一個人的家,太恐怖了。」

  「你是笨蛋嗎!」火神大我將他從門外扯進來,「等我回來啊!」

 

 

24.如果我死去(黃火)

  其實火神大我從事這麼個危險性高的職業也不是沒有放飛自我腦洞大開過,也曾看過同士壯烈犧牲的現場,或者從火場裡拚死拚活救回來的生命消逝如風,是個人傷春悲秋一下都不奇怪。

  他早就把自己的存摺啊印章啊都放在一個盒子裡,盒子裡還有一封遺書,最放不下的是他在美國的父母。盒子底下有一個夾層,夾層裡是實實在在能夠證明火神大我曾經存在過的幾張照片,除了還待在美國的童年,幾乎每一張裡都有一個人,與他擁抱,臉貼著臉,兩個人開懷大笑。

  黃瀨涼太曾經抱著這個盒子哭得唏哩嘩啦,說小火神如果你死了我一輩子都不會忘記你……不對你不會死!

  火神大我彎腰吻他:「黃瀨不要哭了,我現在還在這裡。」

  那一個晚上他們瘋狂做愛。

 

 

25.我們的貓跑丟了(黃火)

  那天有個小天兵把應該送去警察局的流浪小貓給送到了消防隊,同仁們本來要送去警察局的,卻聽警察好朋友們說在哪裡都一樣,沒有人領養走一個禮拜後就是要被抓去安樂死的。

  火神大我一個沒忍心,把小貓帶回家裡。幸好那一隻小花貓十分乖巧,怯生生的,讓牠吃什麼就吃什麼,讓牠睡哪裡就睡哪裡。

  黃瀨涼太一回家就發現家裡莫名其妙多了個成員,他直接跑進廚房摟著火神大我的腰問怎麼回事,火神大我交代完了原因就把他趕出去,讓他逗小貓玩兒去。可黃瀨涼太明明不是一個特別有愛心的人,他蹲在地板上,陰影籠罩住了小生命,與小貓咪互看。

  火神大我叫吃飯,黃瀨涼太轉身就走,留下小貓一臉懵逼。

  至此都還相安無事,可是第二天早上醒來的時候,黃瀨涼太發現小貓睡在他們中間的時候整個人都不好了,他拎起蹭著火神大我的腦袋睡得香甜的貓,正準備撓牠肚子的時候被火神大我阻止了。

  火神大我因此誤會黃瀨涼太其實挺喜歡這隻貓的:「一大早就開始玩啊?」

  「不是的,小火神……」黃瀨涼太一臉懵逼。

  兩人一貓就這麼恬靜地一起生活了將近半個月。

  黃瀨涼太沒有什麼特別的事情基本上就閒著在家,一次企圖「遛貓」的時候恰好遇見對門的老太太,老太太抓住黃瀨涼太的手一通感謝對方找回自己家裏走丟的貓,黃瀨涼太尷尬地把爪子巴著他衣服的小貓塞進老太太懷裡,火神大我下班回家發現貓不見了詢問起來。

  「對面鄰居說是他們走失的,我就還給他們了。」黃瀨涼太回答。

  火神大我看著他:「黃瀨,如果你會難過的話,我們去收留所領養一隻吧。」

  黃瀨涼太也看著他:「不用了,小火神,真的。」

 

 

26.瞞著你抽菸(赤青)

  赤司征十郎極少抽菸,但是抽起菸來的模樣也確實不能再性感。他是誰遞過來的菸也不接了,只抽自己帶的。

  青峰大輝的生活習慣也就一個標準的運動員,不菸不酒不毒,還因為家裡有個人所以連隊友們相揪去Pub也幾乎都推掉了,只有一次上面大老闆下來,說請大家去玩玩兒,青峰大輝再不去就顯得不給面子了。

  他特別注意朋友們遞來的菸裡是不是有大麻,可是這種時候有哪個人說的話能信,雖然已通知過赤司征十郎,但玩脫了之後再回到家裡難免有些心虛,青峰大輝開了門之後輕手輕腳地進入屋內。

  本來打算趕快洗個澡,把身上的酒味菸味和其他糜爛的味道沖掉,偏偏赤司征十郎正從浴室裡走出來。Fuck,都忘了這個時間赤司正準備出門上班。

  赤司征十郎脖子上掛著毛巾,髮梢還滴著水,一臉神清氣爽,揪住了眼睛都快睜不開的青峰大輝的領子把他往下拉,來一個清晨與午夜的久別親吻(好吧,其實也才一天)。

  一吻過後,他們嘴唇貼著嘴唇,赤司征十郎輕聲說道:「大輝,我不接別人給的菸,你也只准抽我口袋裡的。」

 

 

27.秘密抽屜(黃火)

  大學仍分隔兩地的時候,火神大我曾經十分少女心地也把黃瀨涼太做封面的雜誌都買起來收藏,偶爾想念了就翻一翻,這個習慣延續至今,都按照日期排放好,塞了滿滿三個抽屜。

  黃瀨涼太就奇怪火神大我明明就對於閱讀不太熱衷,趁著火神大我上班的時間打開了那秘密抽屜,看到自己少年時的臉,心裡一陣甜,第一句話卻是:「小火神真是的,想要看我視訊聊天就好了嘛。」

  嘀咕歸嘀咕,他把全部的雜誌抱出抽屜,準備了剪刀、膠水,又戴上墨鏡跑了一趟家附近的文具店買了一疊卡紙,花了一整天的時間幫自己做了個剪貼簿。完成之後還對著那本「黃瀨涼太明星成長史」傻笑半天。

  當年怎麼這麼青澀啊,不過真的好看。黃瀨涼太還難得勤奮地把其餘不要的雜誌部分丟到回收場,然後一聽見火神大我插入鑰匙開門的聲音就把剪貼簿丟在桌上,躲進廁所裡。

  火神大我採買好食材,正準備一一分類放入冰箱,看見桌上的本子隨手翻了一下,整張臉頓時紅透,左右沒看見黃瀨涼太,便也只好先將該做的事情都做好。黃瀨涼太出了浴室,安靜走到廚房門口,就瞧見火神大我已經繫上圍裙在煮晚飯,耳根卻是紅的。

  他走過去從背後抱住火神大我:「小火神,我帥不帥?」

  「嗯,最帥了。」火神大我回答。

 

 

28.我們還沒做過的事(赤青+黃火)

  雙雙拿到綠卡之後赤司征十郎與青峰大輝還是先去登記了結婚。

  青峰大輝只不過是跟桃井五月稍微提了一下,隔天就接到了黑子哲也和火神大我的祝賀電話,黃瀨涼太則發來帶著羨慕表情的意義不明的訊息。

  他忍不住抱怨起桃井五月的大嘴巴,但是想了想,就把自己的聊天軟體上的大頭貼換成了一張與赤司征十郎臉貼著臉的合照,照片上的兩個人都在微笑,看上去比實際上更溫柔和年輕幾分。

  赤司征十郎下班的時候看到青峰大輝的頭貼,下載了圖片也把自己的頭貼換成一樣的,兩個人在群組裡受到群眾暴擊。

  ——不秀恩愛則矣,一秀恩愛逼人高舉火把!你們兩個說話都分不清楚誰是誰了!嗚嗚嗚小火神我們也來吧!

  ——不,黃瀨君,其實從語氣還是可以判斷出是赤司君或者青峰君的。同理,你和火神君用一樣的頭貼也能分辨,但是請不要這麼做,畫面會十分的煩躁。

 

 

29.討厭卻愛著你的一切(赤青)

  赤司征十郎的掌控慾超級強,是個有腦袋的人都看得出來。青峰大輝當然有腦袋,只是少根筋,很多事情隨便慣了,有人替他打點,倒也樂得輕鬆。

  只是他自由太久,偶爾嫌赤司征十郎管得太多,態度又偏偏理所當然,這一對的吵架次數變也驚人的高。別看青峰大輝好像有事就幹架,冷戰起來也是一把好手,能把自己都憋到內傷。

  赤司征十郎總是游刃有餘的模樣實在教人討厭到極點,青峰大輝像個孩子一樣用棉被蒙住頭部,等赤司征十郎也躺上了床才默默拉下,一轉頭卻看到對方也正看著自己。

  他賭氣也似閉上眼睛,翻過身去睡了。雖然他本來也不多話,但連著幾天與親密愛人相敬如冰的感覺太糟糕了,這樣睡根本也睡不好。

  翌日早上赤司征十郎照例先起床,青峰大輝已經睡到只剩肚子有蓋到棉被,他就刷完了牙,帶著清爽的口氣吻那個賴床的人:「大輝,起床。」

  青峰大輝迷迷糊糊睜開眼睛:「赤司,再讓我睡十分鐘。」

  「現在起床。」赤司征十郎捋他靛藍色的頭髮,直到青峰大輝極度不情願地坐起身來,赤司征十郎便開始微笑,「刷牙洗臉,然後吃早餐。」

  青峰大輝對著鏡子刷牙的時候十分嫌棄地看著自己,你看看你,青峰大輝,到頭來竟然還是聽了赤司征十郎的話。

 

 

30.遲來十年的告白(黃火)

  自從黃瀨涼太在Twitter上發文說自己有了戀人之後,媒體和粉絲們都爆炸了,經紀人忙得焦頭爛額,黃瀨涼太在一邊看著她,笑得十分無辜。

  而值班的火神大我也被同事糊了一臉的娛樂新聞,然後又看到黃瀨涼太的經紀公司連夜發布的影片,影片裡黃瀨涼太笑咪咪地和粉絲說對不起,又說這次公開戀情是和公司與經紀人討論了很久的結果,他覺得他戀人太辛苦了,可是又好想和他過一輩子,不想再把他這麼可愛的戀人讓給別人了。末了附上一句甜滋滋的值班加油。

  幸而當晚並沒有什麼突發狀況,火神大我熬了一整晚,回到家裡一開門就看見黃瀨涼太單膝跪在地上,手裡捧著紅色的天鵝絨盒子,眼睛閃閃發亮看著他,眼下的黑眼圈卻明顯得過分,模樣特別滑稽。

  「我看到了。」火神大我當然感動,卻也不知道該說些什麼,「我也……很愛你啊,黃瀨。」

  不久之後黃瀨涼太又發了一次推,內容是一張十指相扣,無名指上戴著對戒的手的照片。可兩隻手看起來明明差不多大小。

  媒體和粉絲們又炸了一次。

 

 

30.遲來十年的告白(赤青+黃火)

  赤司集團終於正式入股青峰大輝所在的球隊,是以赤司征十郎到場看青峰大輝比賽的次數莫名其妙增加許多。

  青峰大輝作為先發,與隊友們終於贏得年度總冠軍的時候朝向看臺的某個方向比出勝利手勢,一口白牙幾乎閃瞎在場記者與觀眾們的眼睛。他還在記者採訪的時候說出感謝男朋友十年以來的支持諸如此類,彆扭又甜蜜的話來,然後媒體和粉絲也都爆炸了。

  時間大概與黃瀨涼太在日本公然出櫃相差無幾,黃瀨涼太就蹭著火神大我說道:「小火神,你看小青峰都學我,都學我!」

  火神大我揉揉他的頭:「嗯,青峰和你都很勇敢。」

  黃瀨涼太淚光閃閃看著他的男朋友,然後撲了上去。

  遠在北美的赤司征十郎乾脆就站在比賽會場外面,等青峰大輝一走出來就給了他一個擁吻:「大輝,作為我的男朋友,你沒有後悔的餘地了。」

 

END

 

 

20.公路旅行(開車版,主赤青)

火神:那天是別克。

青峰:什麼?黃瀨是別克?總覺得那傢伙應該是騷包到不行的法拉利啊。

火神:法拉利太顯眼了吧。而且車子是赤司安排的。

青峰:咦?我以為赤司安排的話會是奧迪呢。不知道那傢伙為什麼這麼喜歡奧迪。

赤司:因為奧迪是F1賽車的冠軍。可以說是最♂快♂的車子。

黃瀨:我我我應該是捷豹啊QAQ


评论 ( 6 )
热度 ( 12 )